“乡为身死而不受”该怎么译? ——《鱼我所欲也》的另类理解

《鱼我所欲也》绝对算是初中教材中的难点,不仅因为它是一篇议论文,逻辑关系复杂,一会儿正面论证,一会儿反面阐述,一会儿“使”“如使”,一会儿“由是”“故”“是故”,一下子就懵圈了。不过现在教材帮了我们的大忙,以作业的形式将本文的思维结构给梳理出来了。一目了然,似乎再无难处。
非也!这不,一位老师问我:本文的中心论点到底是“舍生取义”还是“不失本心”呢?
我说:舍生取义。
“第一段与第二段有什么关系呢?”她接着问,“尤其第二个事例跟生有什么关系呢?”
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乡为身死而不受”如何译?
她可能觉得奇怪:书下不是有注释吗?但还是照着念了一遍。
从前为了(义)(宁愿)死也不愿接受(别人的施舍)?
“为”的对象是义,“不受”的对象具体什么?后面一句“为宫室之美而为之”,这个“之”又代表什么?
她若有所思。
后来我把这两个问题同样问了学生,他们第一问题的答案是不受“万钟”。
“是吗?”我追问。
一番讨论后:莫非是“一箪食,一豆羹”?他们不敢信。
你觉得“万钟”与“一箪食,一豆羹”哪个更重要呢?我问。
“万钟!”
“是吗?”
莫非又是“一箪食,一豆羹”?
“万钟”关乎什么?“一箪食,一豆羹”又关乎什么?
他们似乎有点明白了。
“万钟”只关乎“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得我”这些外在的东西(有一个同学总结得很妙:它们属身外之物——利),请注意“得之则生,弗得则死”这句话,所以“一箪食,一豆羹”是要关乎生死的,当然是它更重要一些。
这样,不受的东西就清楚了:“一箪食,一豆羹”;“之”字代表:不辩礼义而受的“万钟”。
第二段的两个事例分别讨论了“生与义“义与利”的取舍问题。第一段讨论是的“生与义”的关系,综合起来它们就构成联系。
一个理科思维很发达的学生立刻做出了总结:利<生<义。
对,人不能见利忘义,更要勇敢地舍生取义。
所以“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得我)为之”的最佳翻译:过去为了义宁愿死也不接受那不礼貌甚至带有侮辱性的施舍——“一箪食,一豆羹”,今天却为住房的华美(妻妾的侍奉、所认识的穷朋友感激我)就不辨礼义而接受万钟,这种愚蠢的行为不也可以停止吗?
可以这样说:把握了“乡为身死而不受”就把握住了全文的联系与关键。
顺便说一句:孟子雄辩如兹,可有什么可攻击的漏洞?
我以为:有。
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避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能由“有不用”“有不为”能推出的是“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请注意这个“有”字:前两个是说存在“不用”“不为”的现象,后两个是指存在这种可能性,但所指的都是部分,并非全体。怎么就能得出“人皆有之(羞恶之心)”呢?这不是以部分代整体、以偏概全吗?
孟子善举例,实例、虚例都有,实证众多,虚证合理,事实加上雄辩,所向披靡;喜正反对举,多角度论述,彻底将你逼入绝境,无处突围;好用排比,句式整齐,气势排山倒海、摧枯拉朽,势不可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