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作家园林】刘长利杂文力作推送:《 领导与官僚 》

领导与官僚
文/刘长利编辑/磐石
前天,在微信里看到河南省新乡市明文规定上至书记市长,下至一般干部不予再称“领导”,一律称同志的报道,颇有感触,禁不住想闲扯一下关于领导的话题。
什么叫领导?1945年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中讲过,“什么叫做领导?它体现于政策、工作、行动,要在实际上实行领导,不要常常叫喊领导。常常叫喊领导,人家不愿意听,就少说些。对领导权要弄清其性质,而不要天天像背经似的去念。坐在指挥台上,如果什么称同志的报道,也看不见,就不叫领导。只有当着还没有出现大量明显的东西的时候,当桅杆顶刚刚露出的时候,就能看出这是要发展成为大量的普遍的东西,并能掌握住它,这才叫领导”。由此而言,领导应该是一种能力,应该是一种行为艺术,处处彰显运筹帷幄的能力,时时具有胸怀若谷的气魄,事事具有高瞻远瞩的眼界,处处树立党和政府的形象。然而相当长一个时期,领导已经成为下级对上级的一种尊称,领导不再仅仅是一种行为,领导是无处不在的,只要和权力沾上点边儿都能称作“领导”,见了“领导”的诚惶诚恐,唯唯诺诺,被称作“领导”的浑身受用,潇洒舒坦。
许多被叫做领导的“领导”,一天到晚拉长着脸,老百姓想给他套近乎,哪怕老百姓凑到跟前嘘寒问暖,他的耳朵总像个摆设,生怕老百姓粘着不放,生怕老百姓让他解决实际问题。上级部门要来视察,他生怕一副耳朵不够用,噤若寒蝉,点头哈腰。平时盛气凌人地要大家服从,习惯于独断专行,不习惯别人提意见,怕老百姓批评,说话做事一个人说了算,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领导”。抓全盘,抓大局,胡子眉毛一把抓,生活在自己或者周围“随行工作人员”制造的真空里,不是不了解老百姓的所思所想,不是不知晓老百姓的所需所盼,而是习惯于在自己金箍棒画的圈子里我行我素。某些“领导”常常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喜欢躲在黑屋子里闭门造车,喜欢趴在文字堆里纸上谈兵,只顾在报告里抑扬顿挫,只顾在镜头里搔首弄姿。某些“领导”习惯于在镜头里对着字幕振振有词,觉着像老虎一样威风凛凛,语言铿锵有力,碰到棘手的事情像苍蝇一样嗡嗡做声,碰到老百姓上门赶紧找门卫或警察驱逐,对于遇到不公平待遇的上访者甚至关押。红色歌曲唱着“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这样的“领导”当老百姓是哪里的天,又是何方的地呢?毛泽东同志把这种“领导”的做派归纳成形形色色的官僚主义。官瘾越来越大,脾气越来越坏,品位越来越高,房子越来越大,妻子越来越年轻,真真正正成了官僚。论享受暗中含饴,说功绩夸夸其谈,恨不得学会孙悟空七十二般变化,工作给力像打太极拳,作风漂浮骑驴看唱本。在没坐上所谓“领导”的位子时意气风发,欲与天公试比高,工作比干劲,干事比热情,想点子创新,谋思路策划。须晴日,红装素裹,分外妖娆,一旦有了“领导”的称呼,一夜之间改头换面,粉墨登场,走路悠悠飘,说话荡荡乎,一朝得意觉着真格推波助澜,弄潮先锋般的。
翻开历史,纵观古今中外的名利官场,要成为领导都是要经过不断的海选、竞争,甚至经历心力交瘁的酝酿。或者富甲天下,广结人杰,深受拥戴;或者敢为天下先,果断锐意谋划;或者对随波逐流的手段嗤之以鼻得人心。领导是天生下来的吗?不是!是经过层层程序推选出来的,领导总有领导的魄力,领导总有领导的魅力,领导总有领导的活力。某些“领导”没有渊博的知识,总有好人缘;某些“领导”没有老百姓的好口碑,总有撑腰的皇亲国戚;某些“领导”工作上没有起色,却能有溜须拍马,舔痔吮痈的本事,功德往自己身上揽,污水往别人身上泼,拿捏出任劳任怨的模样,一屁股下去准有箩筐大的坑;某些“领导”总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更有独当一面的手腕,给支鸡毛当令箭,不知不觉中演变成了官僚。官僚是天生下来的吗?不是!官僚是被权力腐蚀出来的,时刻把老百姓装在心里的领导总有忙不完的公众事业,总把老百姓的事惦记在心里,狂风暴雨的时候总想着老百姓的日子是不是有着落,大雪纷飞的时候总想着老百姓的一切还好吗?和老百姓总有唠不完的嗑。国人为什么怀念焦裕禄?为什么铭记孔繁森?就因为他们心里始终装着老百姓,是名副其实的领导。
权力下腐蚀滋生出形形色色的官僚,权力越大寻租权力的土壤越深厚,根深叶茂,攀权错节。时刻把老百姓喊在嘴上的“领导”总有忙不完的私人事项,搞权权联捞,搞权色勾当,搞权钱交易,放任身边的人趾高气扬,觉得权力太小太少,有点权力自己不够用。把老百姓赋予的权力当成自家的菜园子,权力代替了民主,手里攥紧苦煞棒,随时震拍醒堂木。权力标榜着身份,任何场合都要讲座次,吹胡子瞪眼睛,不愿到老百姓中间去,不愿听老百姓说道。老百姓很实诚,多少给老百姓点阳光,老百姓就会灿烂,给了老百姓属于自个儿的实惠老百姓总会铭记在心,处事公正老百姓还弹嫌啥,办事公道老百姓才放心,干事公平老百姓才竖大拇指。
领导也有七情六欲,也都吃喝拉撒睡,许多老百姓只看着某些“领导”享受特权便张口闭口述说“领导”的不是,领导不是万能的,领导也有领导的难处,一碗水倘若用手端着摇摇晃晃,不妨用社会良知和舆论媒体在公众天平上称量吧。某些“领导”习惯用权力砸人,权力代表地位高低,权力划分等级尊卑。某些“领导”喜欢封建士大夫似的三妻四妾,喜欢被大家簇拥着,猴子似的做做规定的动作,要老百姓鼓掌响应。难怪海派清口的某某说某某“领导”口口声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儿子”,动辄出门警车开道,让主子们退避三舍。一旦贪赃枉法恨不得对老百姓敲骨吸髓,这样的“领导”和官僚已经一摸一样了。真真正正成了官僚的“领导”们铆足了劲儿像娱乐明星似的到处作秀,肩膀上支架一颗脑袋瓜子不用思想,身上安装胳膊腿儿不用运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会念报告就行,会签自己的名字就行,会批“同意”二字就行。听任身边的佞人狂吹耳边风,放任身边的微腐为所欲为,助长了歪风邪气,纵容了违法违纪,打着权利的灯笼照着别人的行踪行为,唯恐民主把自个儿那些权力挤在犄角旮旯发挥不出来,官僚的做派全使出来。
领导到底是怎样成为官僚的呢?官僚是权力腐蚀出来的,权力让某些“领导”放不下架子说话,冠冕堂皇,目空一切;官僚是欲望膨胀出来的,欲望使某些“领导”迷失了方向,贪婪成性,腐化堕落;官僚是老百姓吹捧出来的,吹捧让某些“领导”把民主、民生、民愿、民意踩在脚下,一把手,一支笔,一言堂,把科学喊成口号,跟风搞建设,政绩工程泛滥,对实际工作挑肥拣瘦,对个人待遇斤斤计较,对老百姓漠不关心,时时刻刻摆官架子,颐指气使,虎势熊威,游山玩水,好逸恶劳,走马观花,忘乎所以。“让领导先走”,“让领导休息好”,“让领导满意”等等诸如此类让人头皮发木,脚跟发麻的话语高潮迭起。看待领导们的政绩,窃以为不能只看拆迁多少房屋,卖了多少土地给房产商虚高价格,不能只看开发了多少小区,建设了多少楼房高价卖给老百姓,而是要看尊重老百姓意愿谋发展,做强、做大、做出成效显著的老百姓关切的民生民意工程,鹏展为老百姓谋福祉的实际作为。
如果领导们对民生蔑视,对民意忽落,对权势缺乏敬畏,对权力缺少约束,慢作为、不作为甚至乱作为,凭借手中的权力不顾客观实际,为了自己的所谓政绩独断专行,才会真正让“领导”成为官僚。“领导”一旦成了官僚,全然没有想干事,干成事的劲头,醉心于个人利益难以自拔,不是不想干事,而是怕出问题;不是怕出问题,而是怕掉乌纱。盼望着光阴无限,权利终身受用,盼望着青春永驻,身体老当益壮。什么豆腐渣工程,烂尾楼之类换得一时的政绩效应,哪怕虚高了、浮胖了也算锦上添花,小算盘噼噼啪啪个响,钱财进了自己或情人的私囊。只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只有让权力在阳光下暴晒行使,用法制约束领导动机和行为,用诚信树立领导声誉和威望,以德取信于民,恪守中央八项规定,严守”三严三实“,忠诚实践党的群众路线,始终竭力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与时俱进,光明磊落,清正廉洁,抵制诱惑,把老百姓当自家人,拓宽听取意见和建议渠道,创造条件接受群众监督,善于倾听老百姓的呼声,乐于面对老百姓的批评,积极认真解决老百姓的困难和问题,使权力置于制度监督之下,给公众提供公平、公正的机会和竞争环境,领导们才不至于成为官僚,才不会受老百姓的唾弃、谴责、愤慨和骂娘,老百姓才会心服口服,高呼万岁。
安徽.阜阳刘长利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刘长利,男,生于1969年12月,笔名碧霖,号称仓底旧主,八十年代末毕业于安徽省农村经济管理管理干部学院,现为太和县农业执法大队干部,坚持散文、杂文、诗歌笔耕三十余载。

【世界作家园林约稿事宜】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8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100的,发放赞赏的7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在保证文章质量的前提下,既无赞赏,阅读量又低于60的,上稿率会降低;反之,平台会提高作品上稿率。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世界作家园林》,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847824278@qq.com。
顾 问:王昌元、王化猛、桑祥海、李子明、杨 林、吴 伟、陈鹏飞、凤 舞、春 天、师建军、曹永亮、魏凯安、王 建
文学顾问:冬天、回眸一笑、杏花微雨、那天、夜明珠、金春辉、林如栋、厚易/大斌哥、谈笑有鸿儒、庐阳真人、李正国、刘红斌、玄光真人、杨晓帆、同道同乐
格律诗顾问:轩昂、温时峰、赵良洪、福利彩票
统 稿:蒲 苇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回眸一笑(兼)
编 委:碧 霖
编 辑:冯程程、映山红、凤梨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世界作家园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