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西游记 | 第八章 成都火锅

游记体长篇小说现代西游记《寻找梦清秋》已正式上线,欢迎读者朋友们阅评,谢谢!
幕寒渊受大哥幕不威所托寻找因高利贷离家出走的梦清秋,却意外地踏上了中国最美景观大道318,在经历各种奇遇之后,他竟然决定……

合大家提供的信息,幕寒渊初步判断梦清秋的失踪应该跟网贷有很大关系,但她母亲推测的被贷款公司绑架的可能性虽然有但应该不大,毕竟为了几万元贷款绑架客户也太小题大做了点,大概率还是为了躲债而主动选择的离家出走。当然,意外受伤或死亡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幕寒渊不愿意往那方面想,也绝不会主动说出这种可能,虽然他明白即使不说出来大家也未必不会往这方面想。为了求得指点,幕寒渊给一位香港灵异界的朋友打了电话。事后证明他预测的结果和大哥幕不威去找算命先生算卦的结果一样不靠谱,正所谓病急乱投医,在当时这确实是一个选项,何况幕寒渊一直都很相信命运。
幕寒渊一直都是一个无神论者,但被算命先生测中几次之后也就乖乖地信命了。记得高考之前,好友林强的母亲带着林强和他一起去算命,算命先生是一个八十多岁的双目失明的老头,白发苍苍,须长及地,确有几分仙风道骨。他说幕寒渊当年即能高中,西南方向师院。林强当年不成,还需复读一年,次年才能及第。以当时幕寒渊的平时成绩来看,他是绝无可能考上的,他自己也没有抱任何希望,只当算命先生是瞎说。但奇迹偏偏就发生了,他高考时超水平发挥,尤其是语文,还考了个全县第一——平时连班前十也没考过,居然就真的上线了。可惜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上线的事,总以为完全没有任何希望,正是这种想法导致他错过了上大学的机会,而被人冒名顶替。最奇妙的是林强,次年复读时成绩奇差,一度绝望到辍学回家种地。在种了半个月土地之后,在体验了一番做农民的艰辛之后,又在亲友的鼓励下重新回到学校读书,但成绩一直都不好,他自己也从没抱什么希望。结果奇迹再一次发生,他考上了一个公安学校,成为了一名警官。与此相反的是平时经常考第一名的同学伟伟,连续复读了好几届才考上一个中等专业学校,也是郁闷死了。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真由不得你不信。至于其中原因,恐怕只能用量子纠缠来解释了。
人们常常勉励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但在幕寒渊看来,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写命运,明明自己不想要的它就来了,明明自己想要的它偏偏就离你而去,一场美丽的邂逅就可以改变你的一生,一个他人的错误可以让你万劫不复,一个政策的变化可以让你倾家荡产,一场天灾可以让你粉身碎骨,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时刻做好准备,迎接命运的挑战,赢时从容,输时别太难看。
最终,幕寒渊决定兵分三路,第一路王杰和他老婆,重点是查小区监控,目的是要找出梦清秋最后一次离开住处的时间。第二路幕云芳和她表妹,去派出所报案,争取警方的协助;顺便带上户口簿去电话公司补一张梦清秋使用的电话卡。第三路幕寒渊和他的同学韩静,依照香港大师的指引向西北方向追寻,主要以医院及洗浴场所为目标-——香港大师依照梦清秋的八字推断出的结果显示他有受伤的可能,而且跟水有关。
王杰夫妻是本小区的住户,平时跟门岗就很熟悉,所以查取监控录像非常顺利,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便查到了梦清秋离开小区的视频录像,跟踪查询的结果显示他是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四十一分出小区进了地铁站。
第二路进行得不太顺利,无论幕云芳怎么恳求怎么流泪,片区警官也只同意立案,不愿意给予更多协助,天网监控也不同意调看,理由是没有授权。按他的话说,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已经足够成熟了,根本不用找,他想通了自然就会回来。这话虽然不无道理,但在幕云芳听来可真是无情之极,尤其是后面那几句话更是叫幕云芳泪如泉涌,当场失声。
“两年之内如果有无名尸案,我们会通知你们来辨认,两年后我们会宣告本人死亡。”那态度之冷漠、语气之平静,尤如两把锋利的尖刀,狠狠地扎在幕云芳的心口上,整个人摇摇欲坠,要不是表妹使劲地扶着她,她一定会瘫软在地。虽然这几天她想过各种可能的结果,虽然她也曾彻夜失眠,默默流泪到天亮,但听到警官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她还是无法接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我的祖宗,你要如此来惩罚我?”这句无时无刻不在心里翻滚的诘问又撞击而来,要不是爱人和父母的劝导,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做出什么傻事来。
幕寒渊这一路简直就是一无所获。西北方向的三家医院他都去查询过了,每个足浴店也都没放过,但梦清秋这个名字压根就没出现过,他的相片也没人认识,简直令人沮丧之极。好在第一路又取得了新的进展,让幕寒渊感到些许安慰。他们在地铁站查到了梦清秋的购票记录,他去了长途汽车站,很明显他是要远行。看看天色渐晚,幕寒渊让大家先回家休息。但当他回到酒店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等在酒店了,同学武功也到了。武功连声道歉:“不好意思,老同学,我来迟了,来迟了!”
“你要这么客气也行,那今晚你可得多喝三杯哟!”幕寒渊打趣道。
“没问题,没问题,今晚我请客。”说完跟韩静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们和幕寒渊都是同班同学,平时见面机会也多,倒也不用客气。
在王杰的带领下,大家就近去了巴巴实实火锅城。火锅城是一栋两层的小楼,典型的中式装修风格,大面积的格子窗把灯光分割成蜂窝状的光阵,透着江湖的诡秘,引人入胜。餐厅生意很好,才十七点半不到,包间就已全部订完,大厅至少也有一半座位上坐。幕寒渊一行被服务员安排在在大厅入口不远处就坐。一张经碳化工艺处理过的松木八仙桌和四条长凳,看上去古朴厚实,周正纯良。武功请幕寒渊坐了上右座,韩静坐了上左座,自己则挨着幕寒渊坐下,其他人他不熟,则请他们随便落坐。一经落座,服务员就热情地送上免费大麦茶和一小碟四川萝卜泡菜。大麦茶香味浓郁,入口生津,萝卜泡菜色泽鲜艳,咸酸可口,都是开胃提神的利器,商人赚取更多利润的小九九。
武功请幕寒渊点菜,幕寒渊推托不过,便就着菜单点了个冰雪鹅肠——鹅肠是四川火锅的常备菜,不贵不贱,正好也是幕寒渊最喜欢吃的火锅菜——然后把菜单递给了武功。武功点菜其实没怎么看菜单,行云流水,娴熟而机巧,短短几分钟,什么至尊虾滑、奶妃牛肉、肋花千骨、黄金鳝鱼、旗刀肝片、铝簿酥肉、水牛毛肚、白金黄喉共一十六道菜就全有了,还要了最具成都特色的牛油红汤锅、一瓶白酒、一箱干白葡萄酒和两瓶甜白葡萄酒。
锅底先上来了,满满的都是深红色的辣椒,令幕寒渊垂涎欲滴又胆战心惊,多年没吃过这么地道的麻辣火锅了,不知道胃会不会反抗。
等上菜的当儿,大家开始准备调料,准备好调料的就开始边喝茶边摆龙门阵。
“寒渊,失踪那个是你什么人?”武功中等身材,国字脸,板寸头,眼大眉浓,鼻子肥硕,嘴唇宽厚,再经藏蓝色的休闲西服、白色的硬领衬衫这么一衬托,看上去显得格外精神。
“我侄外孙。”幕寒渊应道。
“多大了?”
“二十六岁。”
“你侄外孙都那么大了啊!”武功不胜唏嘘。
“是的,我们兄弟姊妹七个,我是最小的,我大哥大我二十多岁呢。”
“哈哈,你们是大户之家哦!”
“是够大的,爷孙三代已经五十多口人了!”幕寒渊一时分辨不出武功的话到底是基于调侃的赞叹还是基于赞叹的调侃,但他还是怀着几分自嘲又有几分自豪地回应了武功。
“哇!这么多啊!”韩静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幕寒渊,诧异的神情好像是第一次听说似的。
“真的有这么多呢,准确地说应该是五十五个。”幕寒渊看着韩静那略染风霜的俏脸,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不是昨天在电话里还跟她说过的吗,难道她这么快就忘了?随即又歉意地笑笑,为自己忽略了她而感到内疚。
服务员在上菜的时候顺便送来了两张说明书,幕寒渊瞟了一眼,觉得还挺有趣,正欲细看,武功已开始读了起来:
肉类先下汤味鲜
海鲜蔬菜在中间
带血粉类易浑汤
只好放在最后边
不宜一次多投放
以免生熟难分辩
保持中火小开状
随烫随食味更好
水发薄片夹着涮
大约十秒脆嫩鲜
倘若久煮体缩小
嚼之不烂味道棉
熟食烫透即可食
厚大生块煮松软
脑花盛进漏勺煮
以免搅得满锅翻
白汤不辣味鲜美
宜烫海鲜与蔬菜
红汤麻辣味鲜浓
刺激过瘾汗涟涟
周边提取味道重
开处起锅味稍淡
祛风除湿防感冒
亲朋团聚合家欢
武功读完火锅吃法又继续说道:“成都火锅的精髓就在‘麻辣鲜香’四个字上,俗话说‘窥一斑而知全貌’,这成都火锅单从这吃法上来讲已是满满的文化味儿,吃起来就更加不用说了——巴适得很。”边说边用公筷挑起一根鹅肠放入锅中去涮。
“你这广告打得不错,一看就是一个很热爱成都的人。“幕寒渊笑道。
武功将涮好的鹅肠放入幕寒渊碗中,说道:“刚好涮了十秒。来嘛,你试一下味道,看我有没有冲壳子。”
幕寒渊也不客气,在香油碗里涮了三下塞入口中,正好41.5度,温而不热,细嚼慢咽之后评价道:“麻而不木,辣而不粘,鲜而不腥,香而不腻,脆嫩滑爽,咸淡适度,果真巴适得很!感谢武功同学的热情招待,大家快吃,莫客气!“说完又挑起一根鹅肠往红红的锅里戳去,大家见状也纷纷举筷。
未完待续扫码关注MERRY CHRISTMAS圣诞节快乐!
【往期回顾】
新游记体小说 | 第一章 一次旅行就是一次新生
大西北自驾游记 | 第二章 启程北京
西北大自驾 | 第三章 穆斯林的禁忌
西北大自驾 | 第四章 酸枣林
新游记体小说 | 第五章 躲过不是祸
新游记体小说 | 第六章 高利贷之恶
新游记体小说 | 第七章 被追债公司绑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