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剑】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文/刘剑
我的父亲出生在五十年代,见证了新中国成立,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跟上了新时代突飞猛进得发展潮流。在六七十年代,父亲正直青春年少在小镇上的供销合作社做过销售员,期间也算是走过南闯过北,见过世面的。
小时候的我喜欢粘着父亲,模糊的记忆中父亲不管是去哪里,不是背着我就是坐在父亲肩头。喜欢听他滔滔不绝讲,他的那个年代小时候学的是德语,指着家里的灯兴奋自豪的告诉我德语的读法;神采飞扬的讲做销售员去下乡挑着白糖和红糖,小点心等等一些平时人们所需品和新奇的东西去换购鸡蛋;坐着令人向往没见过的火车出差去北京,去上海途经许多大城市繁华高楼大厦,宽敞的水泥路……。
后来改革开放政策好了,家里的原因父亲没有继续做销售员了,回到村里做起本分的农民,每家每户都分到土地,做事认真的父亲种地也是一丝不苟,勤勤恳恳,整齐划一的地里除了庄稼看不到一点草的影子。那时候村里没自来水,村西头有口老井是最近的饮用水源,每天天刚亮,就能听见父亲挑着扁担吱呦吱呦的挑水声。
父亲对我们的教育很严谨,小时候的我实在是太皮了。爬树摘樱桃上去下不来,大夏天顶着大太阳下河摸鱼抓虾,把蚯蚓装在衣服兜里妈妈洗衣服吓得大叫。我小时候可以说是男女混合双打式的教育。从小父亲给我们列的最基本的家训:尊老爱幼,长幼有序,诚实守信,敢做敢当,人穷志不短。长大后父亲告诉我们穷可以但你不能懒,坚信勤能补拙。
父亲很乐观幽默,有时高兴起来像个孩子。心情好了,背着我们悠哉悠哉唱着我们听不太懂的戏曲。被我撞见时就像进教室的老师瞬间严肃,我则是溜之大吉哈哈!
世事无常,在我18岁那年母亲突发脑淤血离世,全家都沉侵在悲伤中,父亲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嚎啕大哭,一夜白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不知该如何去安慰父亲。深切的体会到父亲是严肃的,同时也是最孤独的。在那段时间我们尽量避免提及伤心的话题,后来父亲慢慢接受了现实,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成家后的我们为了生活忙碌奔波,很少陪在父亲身边。随着年纪大了索性家里的地也不种了。辛勤了一辈子的父亲,还是闲不下来,不是在这家帮忙,就是在那家干活。说他去干活人多,拉家常不无聊,一个人在家闷的慌。每次回家都要打电话提前预约,不然去了连门都进不了。每次打电话嘘寒问暖,那边偷偷的吃着药,告诉你他很好,看着你日益消瘦,弯曲的背。做为子女,父亲身体健康,开心就好!看到一句话说:“父亲的爱像一颗夹心糖,外表是硬的,心却是软的。父亲的爱像一本书,表面平淡无奇,书里却充满了知识。”你陪我那我长大,我却未能陪你变老!
往期精彩:
【季节随笔】 刘剑‖ 在秋意中沉淀生命的本真
【文/刘剑】逼自己优秀,骄傲的活
【诗苑撷英】刘剑 ‖《春》三部曲
【朝花夕拾】刘剑‖烟花易逝,一眼万年
【刘剑/文】生 活 (外一首)
【刘剑/文】春
心若,原名:刘剑。洛南石门人。文学爱好者。
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