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铁驼雪未消,山路漫步似等闲。

时间是中午1点,六男子一路上钻树林、走雪地、爬悬崖,抵达了有北京百慕大之称的铁驼山山顶。此刻手机终于有信号了,李费劲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你在干嘛呢”“我在爬山。”“打你电话一直不接,我都打算报警了!”“山里信号不好,我下去了跟你说。”
李费劲的这通电话,给冷的瑟瑟发抖的大伙带来了一丝欢乐。老驴萨尼宝表示他玩了这么多年户外,全国各地大江南北的爬山,还从来没有惊动过警察以及救援队……
铁驼山是京郊十大夺命徒步路线之一,山里有很多铁矿,GPS等设备可能会失灵。另一方面,荒废的矿井很多,一旦失足掉落绝无生还可能。曾有驴友在此走失至今下落不明,也有传言在矿井中发现了多具残骸……原计划从灰地经铁驼山走到圈门,看轨迹里程是20km,爬升下降1000。后来光旭给我建议,说再加上京西五缸会更加有趣一些,一看图片便被吸引了,于是就决定在铁驼山的基础上再加上五缸,如此一来,徒步25km往上,爬升与下降也会增加几百。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3个小时之前……

灰地站下车之后走机耕路,路况甚好,不一会便抵达了大缸。一支大队伍正在排队爬缸。
岩壁的坡度很陡,但有前人留下的铁索可以放心拉着它攀爬,难度大幅度降低。并且,铁索上还很贴心的分布着铁环,以便于抓住施力。只有手上有力,完全可以拉着铁索上去,毕竟只有5米左右的高度。
在排队期间,请了一位大哥帮我们拍合照。原本想着仰视着拍能够显得人腿长,但却疏忽了一点——所有人都成了国字脸,没有一位尖下巴……
终于,熬到前边那队人马都上去了,我们也终于能够试试身手了。
光旭、苦茗、苦大师、皇帝,这四个外号说的都是图上这名男子。即便名号有很多,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全队之中只有他的黄马甲额外亮眼。不过现在已经变了,黄色成了徒步强国的主流审美……
李费劲,开头打电话的男子。
徒步强国政委——二十八画生
由于攀爬的人很多,加之雨水的常年冲洗,岩壁上的石头略有光滑,使得不借助铁索攀爬的难度上升。一般来说拉着铁索上即可保证安全,但若是大队伍水平参差不齐,还是得带上绳子做保护。本次带着的绳子虽然在这里没有用上,但是在攀爬铁驼山的时候起到了大作用。

五缸之后便开始往铁驼山方向切,一路上树枝各种打脸。看了下记录的轨迹,虽然没有漂移,但是里程已经明显不对了,1个多小时,爬缸还耽搁了很久,竟记录已经走了12km……问了下光旭,他那边记录了5km……
终于,铁驼山已经在视野范围内了,目测也就2-3百米的直线距离。但看了下此时的海拔只有700多,而我印象中铁驼山的海拔是1100左右……看来即将迎来的是大爬升……
坡度大约有40度,一路积雪,但所幸有树根、树枝可以抓。积雪路滑的地段,必须四肢并用往上爬,看准下一个落脚点以及手抓点网上冲就是了。庆幸还好没走环线,否则这边的路如果是下山,那就太难了……

陡峭的地方固定的有绳子,但是长年风吹日晒,已经被蚕食的濒临断掉……在一处悬崖的陡坡处,带着的绳子派上了用场。惊险路段没有拍照,雨后、雪后滑的时候若是从上往下下危险性极高。若是上山,恐高者、鞋不行者也需要慎重。
我以为“攀岩”结束之后便到山顶了,但上去才发现还有山头要过。当我们喘着气咬牙爬升时,如果知道山顶在那里,有了这个进度条,便不觉得累。而若是连着多次爬坡面对的都只是下一个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时,疲惫的感觉也会加重。尤其是,饿着肚子得到了山顶才能吃饭的情况……
终于,一行六人登顶了铁驼山。一路雪地,所有人的鞋都已湿透。我穿着scarpa的飓风,绒面皮+牛津布的鞋面,有GTX内衬,但依旧湿的透透的……

之后的路况就非常好了,别说人走,车走都没问题,一路漫步似等闲。

去年走玉河古道时马蹄窝、天梯等地还没有立碑,现在多了些碑算是一个简单的介绍。同时也注意到在马蹄窝附近有施工的迹象,看来以后对京西古道的保护要加强了。也应该如此,千百年的历史印下的马蹄窝,不能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就被游客毁坏……
随着户外活动的普及,山里遗留的垃圾多了起来,一些历史遗迹也遭到了破坏。我认为这里边主要背锅的并不是驴友。驴友们出行还是很懂得保护环境的,另一方面,驴友爬山都忙于赶路,很少在某一个地方驻留,因此也不会留下一些恶意的破坏。
在我看来,游客并不能和驴友划等号,即便他们走的是如假包换的驴友路线;旅行团也不是户外队伍,即便他们在合照上看和驴友队伍无异。
徒步强国从成立之日起,就定下目标,传播户外精神,倡导正确的户外出行,同时让更多的人认识户外、走向户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