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纪实】津门网李岩:京城九月串胡同

自打今年初疫情来袭,北京的胡同就再没能进去过。
近日京城各小区胡同相继解禁,封闭已久的胡同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2020年9月6日下午,我走进西城(原宣武区)校场口、大栅栏保留原貌较多的几条胡同,感受一下疫情中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状态。
下午三点半乘公交车到达校场口站,想找智桥胡同口,不料老胡同已改造一新,没认出来走过了又返回来。
这条胡同里最著名的建筑物就是胡同口内的杨椒山祠。明嘉靖名臣杨椒山在任兵部员外郎时,因写《请罢马市疏》被贬职,重新启用后又因冒死弹劾权相严嵩,终被严嵩迫害致死。其凛然正气和高风亮节为以后数百年间名臣学者称颂。
清乾隆年间将其故居改为杨椒山祠,祠内有谏草堂,其弹劾严嵩的奏疏刻石,即嵌于堂内壁上。戊戌变法时,以康有为、谭嗣同为首的1300多名举子在此集会,联名向皇帝上书,史称“公车上书”。
老北京一景“北京膀爷”。早先北京搞五讲四美时曾宣传过光膀子不文明,可没了“膀爷”,也就没了“京味儿”。
在校场口胡同里,看到房管工人正在翻修改造漏雨的破旧平房。
在小胡同、四合院里运料施工都不容易,砖石灰沙都靠人工一点点搬运。
这户居民采摘自己种的豆角,在胡同里不仅绿化美化了环境又得实惠,真不错。
养家鸽是老人的嗜好,就是喜欢。
老人纳凉孩子跳绳,疫情不紧,人们心情轻松了许多。
院子小,居民把大件衣物拿到胡同里晾晒。
下午四点半,来到大栅栏五道街,这里早年也是繁华热闹之地,店铺林立,顾客盈门。如今店铺不少味道变了。
这是设在樱桃斜街的梨园公会旧址,拉着游客的车夫讲着二百年前徽班进京的故事。
街坊一起晒宝宝。
一老一小绿色出行。
经过几年的宣传教育,垃圾分类已成为市民日常生活中一种习惯。
胡同里的各种便民小店,方便市民生活。
割点五花肉,买斤面条,回家自己做老北京爱吃的炸酱面。
提笼架鸟是老北京八旗子弟当时的时髦玩意儿,后人说他们是纨绔子弟,不务正业,自毁江山。现在是老人们的业余消遣。
这位老哥告诉我,他的这只小鸟(没记住名称)天热不叫,现在天凉快了叫上了。
三井胡同路边石头上有三个眼,它可是见证老北京胡同文化的活化石。“胡同”,这两个字原是蒙古语的译音。是1267年元代建大都沿袭下来的,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因巷内原有一口水井,井口石盖上有3个孔,可以同时打水,后来人们就把这条胡同称为三井胡同。
百姓生活富裕了,小胡同里到处停满了汽车,这种微型小汽车更适合在小胡同里行驶停放。
改造一新的前门西河沿街,远处可看见前门箭楼。
傍晚五点半,夕阳下的胡同洒满了金色阳光。串了一下午的胡同,收获满满的,该回家了。没看够没拍够,胡同里的故事多多,有机会再去。李岩1951年出生,属兔。当过泥瓦匠拿过瓦刀,当过兵拿过枪杆子。
退休后,喜欢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摄影是业余爱好,走走转转,健身健脑。
喜欢拍点人文的,身边的、普通百姓的生活。著名摄影家李英杰老师有句话我喜欢,过去时不可得,未来时不可得,只纪录当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