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政‖散文:“傻子”李玉兰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傻子”李玉兰文/赵政
“玉兰,姐姐可能没多少日子了,前几年,姐姐有些事做的不对,顶撞父母,和你闹别扭,不配当老大,你不计较,照料我怎么长时间,我真的亏欠你太多,太多了……”瞧……不久的一天,在张家口第一医院住院部,得了三期恶性淋巴肿瘤的李大姐,躺在病床上化疗,流着泪和陪床的妹妹李玉兰说。李大姐是玉兰的亲姐姐。今年六十多岁。退休没几年。在兄弟姐妹六人中排行老二,八十多的父母双亲,已于五年前相继过世。她在三个女娃里排行老大。唯一的一闺女在北京工作。李大姐每月能领三千多元退休金。年轻时在县毛纺厂没明没夜地做计件针线活,累垮了腰,酸坏了腿。现在退休了,天天唱歌。却不知道去年男人在一次打工乘车时,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悲伤的她死去活来,寻死觅活,一时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是妹妹玉兰给她张罗了一个“丈夫”,哄她开心,生活才有了起色。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前几天睡觉,脱衣服发现胳膊下面有一些不规则小肉疙瘩,双乳也隐隐约约地疼痛,到县医院检查,照片模糊不清,医生建议到张家口医院查查。没办法,拿上核酸检测报告单,顶着被冠状性病毒传染的风险,打车去了张家口。“恶性淋巴瘤”,唯一陪姐姐看病的李玉兰不敢告诉姐姐,只是瞧瞧告知了因疫情严重,在石家庄蜗居的妹妹。妹妹知道二姐李玉兰有气短,胸闷,类风湿性关节炎,胃溃疡等多种疾病,也知道前几年李大姐自私,小气,生活困难,不懂四六,得罪过二姐。举例说明:大前年,借了二姐一万元钱,二姐夫在岳父母家,拉呱大姐夫每天在车站外推自行车,卖点烟和瓜子小零食赚不了多少钱,建议做点别的。不知父母和大姐咋说的,第二天大姐把一万元扔到二姐市场院鞋店,说要和二姐一刀两断。现在二姐不计前嫌,主动承担起伺候大姐的“工作”。大姐身体重,切除乳房几乎不能动弹,瘦小的二姐每天吃力地翻身,给她擦身体,喂饭,端屎端尿……病房人以为是闺女,无不为之感动。“玉兰就是一个只为别人,不顾自己的好妹妹,是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看……这是玉兰从生死路上拉回三哥,三哥道的肺腑之言。前十年,三哥李军在县城落蒲梁养了八只牛,不知怎的,传染上了鼠疫 ,突然发病。三哥呼吸困难,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是妹妹玉兰第一时间发现后,央求一出租车连夜赶到张家口附属医院,“大叶性肺炎”,晚来一步,可能就……医生说这种病发病快,易传染,一人陪床,但传染风险大,需要隔离,谁在?大姐看妹妹,二个哥哥都低头不做声。“我在。”看别人不吭声,只有患呼吸道疾病的妹妹玉兰自告奋勇地留下了,在被隔离的病床前,玉兰喂饭,倒尿,洗洗涮涮,硬是坚持伺候了三哥一个多月后出院了。自己却因为劳累过度病倒了。虽然玉兰排行老二,但她拿得起,放得下。使大家庭中的“顶梁柱”,她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在得失面前,从不计较,相反,谁家有个马高蹬短,她总是第一个支援。受苦受累的永远是她。想当年,给已故瘫痪的母亲按摩腿,给脾气暴躁,吃不进饭的父亲喂奶,总是她。她乐于奉献,不计得失,她团结兄弟姐妹,不敷衍了事,她就是大家公认的“大家长”,每天有操不完的心,办不完的事。有人不理解,说她傻,自己家的事不做,就爱帮别人,她也不生气,总是乐呵呵地说:只要兄弟姐妹都过上好日子,我愿当一辈子这样的“傻子”。
作者简介:赵政,退役军人。1989年在部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以来,先后在军内外报刊及网络平台发表稿件四百余篇。
平台启事
新的一年,我们重新相聚,重新出发!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心、关注《文斋堂》,并向本平台投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与广大作者、读者一道,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平台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
征稿要求:1.来稿一律发微信13886223417。投稿请附1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及个人生活照1张。编者收稿后会及时处理及时回复,在此期间请勿多投。
2.为保护原创者权益,我们只收原创作品,即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过的文章。如发生抄袭或涉密或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版权或其他权利问题引起纠纷的,请投稿人与版权方自行处理,本平台不介入其中。
3.文章类型为散文、随笔(不涉及政治评论)、诗歌、小说等均可。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小说不超过3000字,诗歌一次2-5首,特别优秀的可安排连载。
4.本公众号所发文章的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或立场。稿件凡经本平台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本平台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在网络传播权,如不同意以上授权,请在来稿时予以声明。
稿酬规定:文章采用后,一周时间为限,每篇文章所获赞赏金总额,10元以上者70%发放给作者,10元以下者不发放作者,留作平台经费。在文章发布的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发放。作者请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请关注《文斋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