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这样一些诗词,你读一遍就背会了?

上学时,你是怎么背诗的?最开始,学习诗词的语义,有时觉得这可能是人类能写出最优美的语言,有时却又觉得诗人怎么都不好好说话,各种隐喻修辞让人高不可攀。后来,渐渐发现每一段让人惊艳的诗词背后都有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每一位诗人也都有着诗歌之外让人惊喜的人生。得益于从古至今众多学者的解读,我们对诗词一步步深入了解。最终,我们能够清楚地知道诗歌中的每一个字是什么含义,清晰地背出作者在什么样的时机写下整篇文字。然后呢?我们发现即使教材和参考书讲得再清晰,内心却总觉得诗词的美感和那种缥缈的情感共鸣,让人高不可攀,望而却步。
然而,美学大师蒋勋却说:“唐诗语言和文字都太美了,忘了它其实如此贴近生活。走出书房,走出教科书,在我们的生活中,唐诗无处不在……唐诗语言完美,可以把口语问话入诗。”如果在学生时代听过蒋勋先生讲唐诗宋词,怕是会打破原本的认知——那些我们已经烂熟于胸的唐诗宋词,其实还能离我们更近一些。看过他的《蒋勋说唐诗宋词》,我们也许就能找到课堂上失去的与诗词的共鸣,让那些诗句主动钻进自己的大脑。让诗词落回生活在《蒋勋说唐诗·从王维到李白》中,他提到自己曾经和学生在工地的围篱上画画。当时,所有的工地都有长长的围篱围着,他们就在围篱上面写了一些诗,画了一些画。楼一盖起来,围篱就拆了,然而那些诗词书画却给他们、给路人留下了很多记忆。“我一直认为我喜欢的艺术和文学都不是“学院”的,它们如果不是在街头,就没有什么意义。在工地围篱上画画的时光,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日子”蒋勋说。他觉得诗词就在身边,写的同样也是每个人身边的事情。他习惯走出书房,在生活里听诗的声音。
例如,邻居们见了面总问一句,“吃饭了吗?”“吃饱了?”让人想到《古诗十九首》里的“努力加餐饭”。再如,村里的孩子儿童去偷挖番薯,老农民发现,手持长竹竿追出来。他一路追一路骂,口干舌燥。追到家里,告了状,父亲板着脸,要顽童背一首唐诗作为惩罚——《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读到“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忽然好像读懂了杜甫。
又如,他说李白生活在大唐的繁华盛世,而到了李商隐就只能是追忆繁华,彼时的诗词正如我们每个人在历经沧桑后回忆青春年少。他将这样的感悟写在了《蒋勋说唐诗·从杜甫到李商隐》中:
“活在繁华之中”与“对繁华的回忆”,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创作状态……我常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母亲总是跟我说西安的石榴多大多大,多年后我第一次到西安时,才发现原来那里的石榴那么小。我相信繁华在回忆当中会越来越被夸张——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因为那是一个人生命里最好的部分。我对很多朋友说:“我向你介绍的巴黎,绝对不是客观的,因为我二十五岁时在巴黎读书,我介绍的巴黎其实是我的二十五岁,而不是巴黎。”
他用这种极其到位的类比,一下子点出了盛唐与晚唐诗句背后那种原本“只可意会”的微妙的美感差异。诗词的语言太美了,以至于我们经常忘记它们讲述的其实就是古人曾经的生活。所以,蒋勋先生总说要走出书房,走出教科书,发现我们的生活与诗词的映照。还诗句以完整
蒋勋先生讲唐诗宋词,并不拘泥于某一字一句,亦或是故事背景的解释。而是让我们真正体会到诗词带给我们的情感羁绊,而这种回落在内心当中的感受,对于我们如今的读者来说才是最真实的体验。例如,当提到那首非常著名的《春江花月夜》时,我们说它美,然而它美在何处。单纯的词语堆砌就能让它稳坐唐诗第一把交椅,被无数文人奉为“孤篇压倒全唐之作”么。蒋勋先生在解析这首诗的时候,则站在整首诗完整的意境下,讲到了唐朝生命的独立性,讲到了唐朝诗人精神层面的辽阔。
他说《春江花月夜》之所以美,是因为在唐代,生命的独立性是受到歌颂的,而“春、江、花、月、夜”这五个互相独立的主体,在这首诗中,便是通过它们之间的自我独立性,去欣赏另外一个独立的生命状态。他没有把《春江花月夜》看作张若虚个人遣词造句才气的表现,而是强调初唐时期人的精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辽阔,它是初唐诗中最具有典范性的“将个人意识提高到宇宙意识”的一个例子。诗中“滟滟随波千万里”还是站在是人的视角上看到月亮与江水的对话,而到了“何处春江无月明”则提升到了宇宙的高度:在这个地球上,哪一条河没有被月光照亮?它并非我们肉眼所见,而是意识扩大到宇宙的高度后,发现每一条河流此时都被月亮照。同样上升到宇宙视角的,还有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当我们读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往往会感慨生命渺小之悲哀,然而蒋勋先生则在这份悲哀中感受到了唐朝诗人的骄傲,骄傲中又有孤独。而诗人之所以感到荒凉与孤单,正是因为这是他们和宇宙之间的对话。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就是把自己放置在时间的洪流当中,看不到前面的人,也看不到后面的人。陈子昂讲的不仅是人,更是自己视觉、知觉上的辽阔。只有在辽阔当中,才会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状态与平常不同。
在人群拥挤的环境里,会碰到很多是非,会纠缠在是非当中。如果把自己放到荒漠中,又会怎么样?我曾经去过戈壁,从乌兰巴托往南走到戈壁,前后大概有四天时间,在荒漠中完全看不到人为的建筑,所有的风景几乎是停滞的状态,那个时候就会感觉到唐诗里的苍茫与辽阔。
把诗句带入它生长的文化
有网友曾经评论,即便看过那么多的诗词评论,蒋勋先生的解读依然带给我们新的感动和启发,不同于讨论诗人的生平和情感世界,也不同于专业地分析格律和对仗。的确,这些新的启发,是由于蒋勋先生从另一种更宏大的观点来解读唐诗宋词,与社会、文化、文明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说,提起李白这位中国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诗人,诸如华丽、豪迈、开阔……这些形容词一一闪入我们的脑海,但除了这些词汇,蒋勋还能找到不一样的角度:贵游文学。贵游文学脱胎于边塞诗,它经常描述生活上的挥霍与奢侈,非常华丽。而它的起源则与北方少数民族的南下有关,这样的句子在农业伦理中很难出现。在农业伦理当中,朴素、勤俭成为一种美德,而一个人违反道德系统后,就因为不同而被议论。在一个追求共性的社会中,议论可能比指责还可怕。例如,汉乐府诗就会显得比较朴素,蒋勋说它们“就像生命简单到没有任何装饰”。而贵游文学却是在夸耀生命的华美,头上的装饰、身上的丝绸、生命中的一掷千金,李白《将进酒》中说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这就是“贵游文学”。
再比如,蒋勋在书中提到了唐诗宋词美感的差异,将它们放到了唐宋两朝的政治、社会背景之下:
唐朝是一个向外征服的时代,它的一切感官都很蓬勃,精力非常旺盛,像李白就是具有这种时代特征的典型创作者。但在向外的征服中,常常会忽略向内的缠绵。五代时,天下大乱,后蜀和南唐稳定富有,于是人们对于很细腻的情感产生了一种眷恋……唐诗是向外的观察,譬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而现在转回来变成“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是一种非常精细的,有一点沉溺的经验。
美学大师解读诗词,更有名画加持“蒋勋说唐诗宋词”系列是蒋勋先生的代表作品,销量累计逾百万册。不仅仅是诗词爱好者,在教师、学生群体中尤其受欢迎。因此,一套更加老少咸宜的蒋勋先生唐诗宋词解读《蒋勋说唐诗宋词》应运而生。
这套新版《蒋勋说唐诗宋词》由蒋勋本人全新修订并新增长序。在序言中,蒋勋先生说诗词不仅是书中的一段段文字,更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声音。所以,在这套书中,蒋勋先生也希望带领读者,打破生硬记忆,发现生活中诗的声音,发现字词音韵背后的诗词之美。为了让读者更加真切地体会到“诗词”与“声音”之间的联系,本套图书赠送蒋勋先生诗词朗读音频《坐看云起》《大江东去》。
为了让这套唐诗宋词的解读更加有文艺气息,随文加入了大量吴冠中、齐白石的经典名画,大师名画与诗词解读相得益彰,让整套图书的美感骤增。
此外,为了方便大众读者理解书中的文史知识,这套青少版的唐诗宋词,就在蒋勋先生解读的基础上进行了精华观点提炼、历史文学知识注解。例如,详细注解了词牌名的体例,解释了诗歌的十三韵,以及解读过程中提及的古今中外作品、事件等等。
美学大师蒋勋用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带领我们以最贴近文本和诗人的方式,从字词音韵出发,去发现唐诗宋词之美。阅读《蒋勋说唐诗宋词》,让古典文学之美照进生活和心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