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小说】古今多少闲言,皆在凡人耳边。

关山月冷孤城,
沙场血暖金刀。
玳瑁筵开人生,
艰难苦恨独道。
京华黄鹂树深,
帐篷夜凉孤灯。

将军呀,
他是个很厉害,
却很孤独的大人物。
当年开国,
他与身为开国大将的父亲,
征战沙场,
立下无数汗马功劳,
可惜叔伯兄弟皆死于战乱,
妻妾也没能常伴左右,
妻子两任皆难产而亡,
婴孩早夭,
唯独一小妾和一子,
又长居深宫,
为后宫嫔妃所养,
为帝王所困。

朱阑朽了倚谁,
清风吹逝闲愁。
酒醒摘花献佛,
琵琶一曲惊魂。
三两交心知己,
千万水墨同袍。

将军呀,
他是个很温雅而博学的人。
虽然常年征战沙场,
却是文武双全,
德才兼备。
当年遇见嫂嫂,
还是文人雅集里对诗对上的。
每当他从战场回来,
我们都要摆宴赋诗,
为他洗尘,
他总十分热情,
十分亲和,
不像传闻那般,
杀人不眨眼。

摇落红华流水,
折断枝桠飞雪。
去年一阵黑风,
今日十户狂徒。
欲报杀父之仇,
连诛全族之罪。

呸,
那个什么大将军,
简直是杀人狂魔。
当年我兄弟讲了他一句不是,
竟领兵上门抄家,
欲施莫须有的罪名。
谁知我兄弟反抗之后,
还落得诛杀全族的下场。
当年若不是我逃了去,
可怕是我这个点头之交的友人,
也要死在他的暴虐之下。

常闻将军是非,
今日拜见真人。
一盏清茶留香,
一席话语铭记。
古今多少闲言,
皆在凡人耳边。

今日一见,
原来将军早已放下战刀,
还乡多年,
如今儿孙满堂,
其乐融融。
江湖上皆是传闻,
连将军自己都不知道,
自己有那么多故事。
真是可笑,
可笑。

炼是修炼的炼
一盏清茶留香,
一席话语铭记。
古今多少闲言,
皆在凡人耳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