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组诗)|赵好玲

简单关注不材的三个理由→热爱文艺却理智
→拥有现实却不忘初心
→万人诺诺要倾听自己的声音

作者|赵好玲
图|网络
▼ 忌日
时光切割着沉静的父亲
也打磨我瘦弱的骨头
多少次
父亲重复着将心事播进屋后的菜园
他静默的姿势是楔进我身体的一枚钉子
读博的侄女喊父亲吃饭的声音
会吹动园内的油麦菜
吹动父亲的表情
我用浅略的文字记下这
油亮的时刻
让假期再长一点
每年的今天都是火引
哥哥,零九年五一
这些词再次穿上疼痛的外衣
渡成时间无法逾越的斑
▼ 秋殉
秋风使跌落在窗玻璃上的雨水
留下缓慢行走的痕迹
弯弯曲曲仿佛附着的心事
当雨用摔打身体的叭哒声
传递给我它的讯息时
我正站在车床旁
细数
中秋的假期农时的秋分
秋就站在清冷的高处隐忍着
父亲惶恐的站在田埂
深怕酣睡在泥土的小麦
突然追问秋播的农时
今夜
不说中秋国庆
许多农事在时间的夹缝间躲躲闪闪
一颗极度渴望成熟的玉米站在落叶之上
深深搅动秋的情愫
▼ 这些年
黑在夜里越来越浓
铺开稿纸前,掌灯
眼前的一点亮里
深一脚,浅一脚
原谅叛逆
爱或痛
真庆幸你摔门走时
没有出口的话
许多时候
我只截儿时一小节光阴
那会,岁月只在眼前与世事无争
最近
父亲对暖的需求越来越苛刻
只停留在
一件寄回来的棉衣里
▼ 眉间
雪已面目全非
一些沉寂的事物渐次复出
还原车速,喧嚣
还原十字路口一次又一次
无序的穿行
真相越走越远
侥幸沉沦窘迫挑剔
同声的越来越少
人到中年
就是雪后的一次回溯
那些隐匿的事物
敲打并丰腴瘦下来的日子
父亲佝偻着背
身后的土地荒凉
静默而辽远
守望和生长
在时间的扉页上
干净,纯粹
作者简介
暖好玲,笔名零凌,七零年代生于山西闻喜,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热爱阅读。有文字发表入选年度选本。
主编:挽弓射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