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都是大美人,为什么倪妮和景甜是姬情四射,和刘诗诗却是满屏尴尬?

小可爱们晚上好~
前段时间《第一炉香》的预告片曝光,失望的网友们好一通群嘲。这几天,改编自亦舒经典小说的电影《流金岁月》也推出了预告片。新拍的这部《流金岁月》画面精致唯美,倪妮是一如既往的摇曳风姿,刘诗诗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恬淡……但从目前的曝光的画面来看,或许亦舒的书迷们会开始担心,新版的《流金岁月》会被拍成《小时代2020》。而还有一点更关键的是,两个人的CP感似乎并不是特别强。在这个“万物皆可嗑”的时代,如果双女主戏的CP感不强,那么或许就会少了一些打动人的东西。是时候让氧叔带大家一起嗑cp了
我嗑的CP一定要甜在前不久的《脱口秀大会》上,Rock的一句话引起了共鸣:人类好像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别人搞对象。因为它不仅适用于所谓的催婚困境,更可以用来形容观众的磕CP模式。俗话说得好,“我可以不结婚,但我的CP一定要结婚”。在现在国内外的影视圈内,从作品中找出主角之间的情感羁绊进而把他们凑成自己喜欢的一对已经不再是新鲜事。特别是当“姐姐”的潮流起来之后,两个女性之间的对手戏变得越来越受欢迎,即使是古早如电影《风声》,到现在还是有人喜欢顾晓梦和李宁玉的配对。当初于正的《延禧攻略》里,富察皇后和魏璎珞的CP也让不少人嗑上头。或许是吃到了双女主搞姬的红利,于正接下来还准备推出好几部双女主的电视剧,其中基本都是搭配了“强攻”或者“攻受皆可”这样气质的女明星。因此,当我们提到两个女性之间的交涉与故事时,我们会想到什么呢?是单纯的嫉妒、撕逼、算计?还是抱团、互助、闺蜜?由于社会赋予女性的刻板印象,以及男性与女性在社会分工上的天然差异,这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双女主剧的进一步发展。如果我们考古过去的双女主剧,例如经典的《上错花轿嫁对郎》,电影《画皮》等,这些都会古装+家庭+爱情+喜剧的故事模式,两位女主人公在身份上相当突出“妻子”属性,这与当下盛行的女权文化是冲突的。观众现在想看的双女主CP,是女性之间的互动可以是理智的、渴求的,可以是相爱相杀的、你追我赶的,可以是电光火石的、扑朔迷离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当《流金岁月》的片花出来时,大家会对这部电视剧感觉到担忧。《流金岁月》作为亦舒的经典之作,是因为两位女主代表了她笔下最经典的两类女性。蒋南孙父母双全,家境殷实,但家里的祖母却重男轻女。朱锁锁则是另外一类人,从小被母亲遗弃,又被父亲甩到舅舅家一住就是十年,看尽人情冷暖。当初杨凡版本的电影《流金岁月》,找了张曼玉和钟楚红,两个人穿着校服的剧照,温柔的锁锁,大大咧咧的南孙,十来岁就彼此照应。尽管最后两个人早就走上了不同的岔路口,但依旧充满默契而又遥远的互相关注。就像亦舒在书里写的:她们所有的不过是她们自己,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女人应该怜惜女人。而这也是双女主CP最打动的人的地方。吃到了CP福利的姐姐们由于“中女时代”的来临,70-80后女演员已经成为了双女主CP的中坚力量。秦岚、俞飞鸿、陈数和刘心悠都是“年上”人设的热门人选。秦岚在前两年的翻红,一是因为《延禧攻略》的热播,二则是她和主角魏璎珞之间的互动很吸粉。俞飞鸿和陈数就不用说了,已经成为了姬圈的“天菜”,而刘心悠“姐姐和小孩的故事”更是让无数观众嗑昏了头。有关注自然就有热度,有热度自然就能有片约和商代,这条娱乐圈的定律已经让一些中生代的姐姐们陆续找到了翻红的方向。甚至浪姐在热播时,微博上也不乏嗑CP的声音。百搭的万茜,御姐型的张雨绮,还有真情实感的“白驹过希”……女明星之间的互动,偶尔的发糖都能让观众们感觉到她们之间一种隐隐约约的“张力”。除了上面这些,在B站上随便搜一搜,刘亦菲、刘诗诗、迪丽热巴、焦俊艳、韩雪和王鸥等人都是大热选手。诚然,能让观众嗑CP的姐姐们都拥有一副姣好的面孔,但更重要的是能让观众感觉到她们能够在“美艳/仙气/可爱”和“超A”之间的转变。这种特质能够在女明星身上形成一定的化学反应,能够让她们“可攻可受”,这样观众嗑起来才香。这或许就是CP感的玄学。我们简单分析下,其实就是能够让观众沉浸的能力。不止角色逻辑,而是角色的感情世界。拿《风声》来说,为什么有人会觉得顾晓梦和李宁玉的CP很感人?因为在电影里,两位女演员的感情戏生动自然有情绪铺垫,她们互相藏着一些假话,但是又在深夜一起抽烟时互述心事,观众对于两位女主角的角色身份感到矛盾,但同时又对她们的互动产生了爱的共鸣。当然,即使CP感已经被大家重视了起来,那么就还是会有粗制滥造的“工业糖精”,不论男女。比如最近刘诗诗和朱一龙的《亲爱的自己》,氧叔看了几集之后真的觉得两位主角之间没有产生任何的吸引力,平淡得就像白开水。在聊双女主的文章里用男女CP来举例似乎有点不妥,但这道理其实是相通的。比如我们看《青蛇》时能感觉到到张曼玉和王祖贤的暗香浮动,但是看《七月与安生》时却没有接收到那种情绪,于是也就嗑不起来了。即使演员们把各自角色的部分层次都拿捏得合理,但他们之间始终是少了一些亲昵的火花,让观众捕捉不到流动在空气中的那种特定的信号。当我们在嗑CP时,其实在嗑什么女性,或者说人性,本身就有太多复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氧叔很喜欢的一部剧《杀死伊芙》的编剧曾经说过:“(这两个女人)甚至不需要见对方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她们以一种比浪漫关系更复杂的方式给予彼此生命。”给予彼此生命,是多么宿命而又彷如命中注定的一种说法。女性之间的关系或许近在咫尺,又或许远在天边,却被强烈的牵引着,感应着。双女主设定在国外可以呈现的方式更为多元。《破产姐妹》中,两个身份、背景迥异的都市女孩为了共同的创业梦想打拼,频频因价值观问题产生爆笑碰撞。《杀死伊芙》中,拥有反社会人格的尤物杀手与一本正经搞笑的怪胎女特工,上演你追我赶的猫鼠游戏。2018年的日版翻拍剧《女神探夏洛克》也是类似操作手法,将英版中男夏洛克×华生的设定,更改为一对女搭档,也是具有探索意义的。
两个女性角色在一同成长的过程中,都有着高低起伏的波澜经历,而彼此之间始终相互守望的情谊最是动人。双女主的结构,是从30年前的《末路狂花》开始的。电影上映于1991年,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等4项大奖,囊括奥斯卡、金球奖等诸多重磅奖项。凭借出色表演,两位女演员还双双提名了1992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这部《末路狂花》的上映,在当年堪称惊世骇俗。在此之前,公路电影从来没有这样子的搭配,要么是哥俩,要么是情侣。没有人会想到,女人之间,也可以发生如此带劲的故事。后来,《末路狂花》也被认为是现代女权意识觉醒的代表。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曾用“花与花的联合”表达女性之间彼此依恋、相互照应的“姐妹情谊”,《末路狂花》是花与花的联合,多年前王祖贤和宫泽理惠主演的《游园惊梦》也是这样。《游园惊梦》中歌姬翠花对王祖贤扮演的荣家亲戚荣兰女扮男装的爱恋,是在代表封建和父权的府邸中,女性主义以一种极端环境下相互扶持的特殊爱恋的方式萌芽。双女主的戏码中,最常表达的就是女性不再是英雄们的战利品,不再是谁背后的人,不再是客体,不再是被物化的,不再是第二性。现在的这个社会很少告诉女性,美有很多种,智慧、power也是一种美,这些都是无从定义也不该被定义的。大多女性身上都缺的是什么,是一点野性,是生机勃勃,是永不停息的生命力。女性原本就应该勇敢、有血有肉、寻找自我、彼此珍惜。这才是我们喜欢双女主CP的最终意义。
提醒下童鞋们,免费的LA MER经典面霜、祖马龙蓝风铃香水、YSL圆管口红、蒂佳婷蓝丸面膜10月8日晚20:00就开奖啦,赶快扫码进群领大奖吧!?总有一个人要得奖,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