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诗歌】赖子:我也有我的忧伤

今日头条
赖子:我也有我的忧伤诗你好诗友 又见面了HELLO&GOODBYE 诗歌欣赏
诗歌‖走进爷爷奶奶的村庄
我也有我的忧伤
小如春雨,藏于天幕
与野花一起绽放的
是童年没人看管的日子
那时,只有野蜂,还能带我回家
对于一个被蛰过的孩子
它得认领
可忧伤,谁来认领
即使评估师预言
真正的忧伤,已被贵族承包
连神的忧伤,日见稀少
天空塞满云朵的意志
如果再下一场雨
落花有情
也无法从春泥抠出自己的香
不说了,凡是没被认领的
都归于天地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
我的忧伤真配不上
一只野蜂的多情
我将闪电忘记在天上
糟了,我将闪电忘记在天上
这次带来只是情欲的枝桠
盘曲,交叉,布满伤疤
我得健忘症
所有的痛都是第一次
雷声,我带来
像条被伤过心的家犬
尾随着,又保持足够的距离
云彩过于丰富
原谅我,把握不住
暴风雨之前
我收拾好房前屋后的干柴
和雨季的口粮
为雷声准备干燥的巢
我忘了
为闪电 准备的画布
还一直在天边燃烧
我忘了,当年一起
只爱过你身体的三分之二
葫芦日记
为你写下的诗
因沾着泪水显得重
这怪不得我
你只在梦里偷偷地笑
而哭是天生的本领
通过哭声发号施令
是你每天热爱的必修课
中年得子,有了这点重
也很正常
你白皙的脸近似圣母
扁着嘴,表情暧昧
安顿好你,暮色就要降临
祈祷,还不算迟
各就各位,包括爬上屋顶的野猫
有时也手忙脚乱
有时会安静等一会
还有点微光,这首诗
晾干才能藏起来
风中的玫瑰
任性开放着,在玫瑰庄园
散乱的迷津,未知的通途
藏在每一风口
那些捧在怀里,已忘记
折断的痛
那些被踩在脚下
弯曲的,干枯的
日子还在抬头,
一枝枝玫瑰
点燃天空,那么妖娆
通过回荡的风
找到爱情的出口
……
太耀眼,这一坡一坡
被风嫁到远方
不是因为寂寞
就是揣着颗远方的心
蜜蜂望着天空发呆
爱,已止住塌倒的花香
却找不到被风偷走的岁月
有血渗出
人不痛,玫瑰哭了
诗歌‖满足
天哪,那个怀着孩子的女人
多么骄傲
她的获得感实在
并且与日俱增
我却一再从
自己的日子撤出来
从工作回来家庭
从客厅到厨房
这是必须的,必须吃点什么
才让自己肚子有货
等到卸货时
她开始猛吃
天哪,那一盆猪脚
……整个天空
都清空了
只能塞些云朵与星星
有时,不小心也塞进去闪电
与雷声
扫墓笔记
季冬初阳,适宜扫墓
茶园深处,添几棺新坟
刻着新鲜的名字,墓碑后
面积,按规定是统一的
这是人间给的最后地盘
坡上奶奶,坡下婶婶
生前话就不多
现在说话更不易
隔着的几处空坟
蚂蚁进去有序
搬运着他们的私语
也搬运世间的祭品
对于他们,显然太重……
天上多年没见的乌鸦
如垂天之云
向这边压了过来
责己书
没能让你获得
与你想要的幸福
是我的错,在年末
我还抱着错误不放
仿佛这是你给我的礼物
鼻一直塞
从这里,我还没找到
通往外界的过道
也肯定去不了
你想去的地方
不仅是今年,许多年前
……
而我们坚持活在一起
像两只抱团取暖的刺猬
风在洞穴外打转
刺扎痛对方时
不忘说:我错了
对于无边的风寒
我们得忍着,并把对方抱得更紧些
爱上自己
你知道,我是最近
才爱上自己
为肉身,搭建金色大厅
墓园一样幽静
我已度过荒废的大好年华
拆下的云朵
成了雨水的遮羞布
那天,我湿了身
之后就没有干过
只有你,我的艳阳天
你还那么小
只有把你藏在心里
才不被雨淋着
你的哭声
挽救一个忘记爱的人
把湿透的肉身拧干
还可以当作火炬
为了十倍爱你
我终于爱上自己
作者简介
赖飞明,笔名赖子,浙江省作协会员,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钱江源》刊物编委。70年代出生,九十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诗选刊》《诗江南》《诗歌月刊》《时代文学》《四川文学》《青年作家》《现代青年》《浙江日报》《浙江作家》《延河》《岁月》等刊物报纸发表诗歌。出版诗集《比水更深的水》。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别提醒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刊物邮箱:[email protected]
编辑 | 苏苏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新诗刊
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