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盘州·微刊】苏红方:银杏之光

银杏之光苏红方
构成这个世界的,不是原子,而是故事。——题记
校外金华大道上的银杏还在黄绿之间,空气中已经弥漫着金桂的香味了。秋天来了。今天似乎和昨天差不多,看起来没有任何改变,但总有一些事情在悄悄地改变,回首起来,不由惊悚。那些改变我们的故事,是构成我们生命的原子。

我是喜欢银杏的,从很早的时候。
最早是在我的高中岁月。银杏,总让我想起高中的峥嵘岁月。河南的考生一直都是很可怜的,压力也是巨大的。那时候的我每天高压都在130,头疼的要命,有一天母亲来学校看我,带来了一包叶子。母亲告诉我,这是银杏叶,喝了可以降血压。作为中药的银杏叶,没有青翠,也没有金黄,是被处理过的枯黄,让我想起了“无边落木萧萧下”里的落木,没有了青春和芳华,有的是生命尽头安静地等待。泡一杯银杏叶,茶汤深绿,苦到断肠,我就是这样一天三杯,度过了我艰难的高中岁月。
银杏叶泡出来的水,苦得要命,可是我居然慢慢地习惯了这个味道。在这个苦涩的味道里,我慢慢地调理自己的血压, 默默地忍受高中的艰难岁月,到了最后,居然变得坦然了。银杏,可以说,陪我度过了我最痛苦的高中岁月。
现在我身处中国西南,与高中岁月隔着一段遥远的时空,那是一段在我看来不堪回首的岁月,但我仍然感谢那段时光,也许是它让我摆脱了农民的身份,也许是它让我最早品味到生命的苦涩。

北京大学也有银杏。北大的那棵银杏,满足了我对北大所有的憧憬,照亮了我的黯淡人生。大二那年,我去北大做交换生,为期一年。在那一年里,除了学习,就是在北大校园里各种游走,感受它的春夏秋冬,四季温凉。最早的风景就是北大西门那棵银杏。那是一棵历经岁月沧桑而依然姿态优雅、风姿绰约的树。状似雪松,青葱翠绿,树影婆娑。没过多久,开始变黄,一树的金黄灿烂却并不飘落,像“一棵开花的树”。站在树下,总是想抬头看看,再闻一闻银杏叶里的苦涩,是的,银杏叶依然有一股悠微的苦涩,我有点怀念这个味道了。到落叶满地的时候,又是另一番风景了,从树根向外,叶子像水波荡漾开去,由多到少,像金色的巨型地毯,有时候,我会在树下,做一个金色的梦。更多的时候,我是在这棵树下,钻研功课,刻苦攻读,尽力地把自己融进这个神圣的地方。

在江东的银杏村,我和汪祥一起,度过了我们的蜜月时光。闪闪发光的银杏,翩跹而下的树叶,总会不经意地飘进我的梦乡。我们的婚期在十一月,蜜月,最想去看银杏,地点在腾冲。
十一月的江东村,是个金色的世界。村子里到处都是银杏,到处都是柔绿和金黄,天地都是灿烂的颜色。地上是厚厚实实的落叶,踩上去,松松软软,就像踩在了面包上,或者是白云上,我感觉有点飘飘然,有点沉醉。
满村子的银杏树,经过岁月的剥蚀,尽显苍老的容颜,而金黄的叶子却更似生命的奔腾和怒放。所有的叶子荡漾枝头,在这西风送凉的时节,吐露生命的灿烂芳华。躺在厚厚的落叶之上,闭眼,感受银杏叶质朴的苦涩和清甜,感受身边的风声,感受生命的热烈和热情。走累了,便进入农家小院,安静的老树,朴旧的方桌,飘飘的叶子,感觉“山静似太古,日常如小年”。农家小院有农家小菜,此处的菜式均以银杏为主,在清欢之余,还有银杏的饕餮盛宴。西风依旧吹拂,叶子依旧飘落,顿觉生活如诗,此时如画,余生足以。
这是我和汪祥的蜜月之旅,我想,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也只配平凡的人和一生。汪祥也是平凡的人。这个人不会甜言蜜语,不懂温情缱绻,却永远是最真实的。和我踏实地走在人间烟火里,四季三餐,柴米油盐,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海誓山盟,却用最踏实的心,虔诚地对待生活和生命。

民乐镇那株挺立千年的古树,是一种象征,它打开了我的另一个世界,照亮了我渴望的文学之路。
作为一个老师,我的世界是封闭的,工作十多年,囿于讲台,囿于校园,囿于这份工作。最早是市作协的郭老师给我打开了一扇窗,那天在路上和郭老师偶遇,居然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郭老师讲了她的文学创作经历,文学观点,还有她最喜欢的张爱玲。和文联的老师们接触得多了,觉得世界都被打开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文学的种子在心里发了芽。自己开始默默地努力,写写自己的感悟,写写人生的种种,后来和文联的老师们接触越来越多,认识的厉害的作家也越来越多,觉得自己原来“躲进小楼”是多么的局限。这次和文联的老师们一起去民乐镇,去瞻仰那棵据说是汉武帝时期的银杏。看到摄影协会的老师们选角度,找感觉;美术家协会的老师们安静地挥毫泼墨,文联的老师们互相交流,真心叹服他们的实力和自己的渺小。顿觉“路曼曼其修远兮”!
那棵古老的银杏安静地挺立在十月的微风里,树叶还在黄绿之间,整棵树古老、沧桑、安详、沉静。穿越时空,无言而静穆。坐在树下,怀想它经历的千年风霜,怀想自己半生的苦涩和欢欣,觉人生百味,悲欣交集。而眼前的世界却让我感觉敞亮。在文联,我和各位老师们一起,看到了大洞的竹海,千年的银杏,山间的茶园,烈士的遗迹,洞藏的清酒,自开自落的小花小草,我看到了更鲜活的生命和广阔的世界。
银杏,裸子植物中唯一的中型宽叶落叶乔木,这是从恐龙时代穿越而来的精灵。我总是在不经意间邂逅一株或一片银杏,在这个古老的如同化石的生命里,去品味生命的艰辛和欢喜,去寻找远逝的乡村或者自己,去寻找生命的本色和希望。在银杏的光芒里,寻得一份宁静,求得一世安稳。
银杏之光,绽放生命最真最美的状态。

原载《散文选刊·下半月刊》2021年第3期
作者简介:苏红方,富源六中高中语文教师,喜欢诗歌和音乐,向往诗和远方。期待有一天,清风明月还诗债。
作者
苏红芳
– END –
主 办:“文运盘州”文学沙龙
诗歌编辑:李廷华
散文编辑:卓 美
小说编辑:林 英
制 作:李 茂 秦国 秦科
春江花月夜
图 片:来自网络

贵州盘龙酒业有限公司
酿造健康好酒 传播凉都文化

沙淤云上森林农场
专注文化品质 享受休闲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