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日记1124 | 万事纷纷 直道而行

我决定在上海彻底冷之前,更新一篇小茶日记。
— 拉萨短行 —
还没跟你们分享我的拉萨短行,每个人走到一个特定的地方都会看到的美景我就不说啦,就说说只和我相关的事。
我去拉萨是去找其米的,她是大学的一个好朋友。她的名字是我见到过最好的名字,姓和名加在一起,翻译成汉语就是“不死的幸福”。
大学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度过期末考试的患难兄弟,因为我们学校真的学霸学神太多了,我跟谁一起复习都觉得自己要完蛋了。只有和其米一起,可以早上慢吞吞去食堂饱餐一顿,直接放弃图书馆鲜有的空位,找一个冬暖夏凉的教室,轮流睡觉和叫醒对方。我不知道如何跟不认识其米的人形容她的可爱,我总会描述一个场景:其米就是那种高兴了就会拿着黄瓜当话筒唱歌的人。
其米是当之无愧的学渣,就是考试成绩总是很差,写字歪歪扭扭的,基本靠着西藏学生不用60分就算及格通过了大学所有的考试。毕业之后,她就回了拉萨去了税务局当公务员。公务员当的也很痛苦,到现在她写给领导长长的沟通的微信,都还会让我帮她修改修改……但我,都是建议她直接找Frank的哈哈哈,后来我和Frank分手,她还真挚的问过Frank一句:以后还能让你帮我看看报告吗?
不过其米在我心里,一直都是one of a kind。她兴趣爱好特别广泛,心胸也有种很神奇的开阔,她对公益其实有着莫名的执念和向往,我总觉得像我这种对赚钱感兴趣的人,真的有了钱,一定要有一个做公益的基金,不论大小,都一定要让其米来搀和一下。
喏,给你们看两张照片,是毕业的时候的一张拍立得。国庆去找她的时候,她给我拍了好多张照片吧,全部糊掉:)简直太是她的办事风格了:)只有这么一张是能看清楚的,像不像一个80年代的干部,挺着肚子去西藏视察??反正和其米在一起或者跟她讲话,我就觉得一切都还和在学校的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
我就去了拉萨和灵芝,呆在拉萨的时候,其米的家人用一个下午带我去了桑耶寺。那是西藏的第一个寺庙,从拉萨开车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路。真的特别美,我觉得比布达拉宫还好看,是全木质的,一共就三层,走在里面有一点歪歪扭扭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画在纸上的儿童画一样色彩斑斓。
有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没有信仰,心里会比有信仰的人单薄很多。但是我从小的教育都是唯物主义,到现在我只能发自内心的尊重宗教,觉得有这样一个系统的人,横跨了时空,可以这样去解释世界,真的很神奇。我相信教徒的心里是真的有佛的,但我没有办法相信佛真的存在。每次想到这个,我总为自己感到遗憾。因为也许佛真的存在,只是因为我没有那个能量,所以看不到。但其米总会说,没有关系呀,菩萨也会保佑你的。那我还是信的,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都觉得自己的确是幸运无比的人。
从灵芝回拉萨的路上,路过了一个还保留着一夫多妻制的村子。比较贫穷,一夫多妻主要是因为有一些女人没有办法生孩子,所以男的就被默认可以再娶一个妻子。村子里有几十个人,跟他们其中会说汉语的人讲了两句话,觉得他们其实也没有不快乐。因为家里有牛,还有孩子,孩子稍微认真读书一点,就可以去拉萨的学校,政府会负责所有的开销。
村子里的一个妹妹告诉我,他们每个藏族人都希望有机会可以三步一叩首到布达拉宫去朝圣,所以在路上看到跪拜的人,可以给他们一些钱和食物,食物他们会吃掉,钱一定不会乱花,会带到布达拉宫去捐了的。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留意路上有没有这样的人,还专门留着包里的三个士力架和一个梨一直都没有吃,可惜没有遇上。
我走的那天早上,其米要上班,其米爸爸就被派来带我去一下西藏的甜茶馆,外加吃一碗藏面。他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叔叔,孩子们都特别喜欢他,用其米的话说,因为他也不是大富大贵大官,所以也不要求孩子,还有时间和意愿陪孩子玩。甜茶馆的厨房不愿意被拍,他就默默掩护着我,让我偷偷拍了这么一张珍贵的照片,可惜歪了哈哈哈。
当然,小孩和动物,就是哪里都有可爱到让人忍不住要驻足玩几分钟的神物啦!
去机场之前,我在拉萨市中心那个看得到布达拉宫的公园,拖着箱子自己逛了一个小时。公园里有很多人在嗡嗡的念经,我其实很想停下来听一听,但也不知道听谁的好,因为反正都听不懂,我只能当旋律听听了,感觉自己也可以被洗礼洗礼。在这个角度看到布达拉宫的位置,有一个婆婆,我觉得她嗡嗡念经的声音,和别人都很不一样,就默默在她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静静听着。西藏的很多老人是不愿意被拍照的,因为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家人会把他们所有的照片都一起烧掉,大概是觉得有一些被人拍的流放在外,不好管理吧。所以我也没有拍她。我听了一下才发现,她的声音不一样,是因为她没有牙齿了……她看我在旁边坐着,对视的时候对我笑了笑,嘴角的那个勾深深的。
我顺手带了一个小礼物,因为一直没有发小茶日记,所以就一直没有说。但是因为是一个2019年的日历,所以我觉得在12月31号之前说,都应景的吧哈哈哈。这是我在路边的一个店遇到的,是藏纸画的,一月一页。上次去看宫崎骏的展的礼物,其实我……还没有寄,我去翻一下留言记录,这两天一定寄了去:( 抱歉啊!那这个也一样,送给集齐66个赞的一个小朋友吧!没有人的话我就自己留着啦哈哈!

— 迷茫的小孩们 —
在Frank的鼓励下,我从六月份开始上线了职业咨询的服务,到现在已经聊了五十多个小朋友啦,我算出这个数字的时候,自己都惊讶了一下!
市面上的职业规划相关的服务真的太多了,上千上万价格的比比皆是。我一直都没有上,是因为我总觉得这个话题太软了。因为所谓的职业规划,其实说的就是打工这条路怎么走,但在我的世界观里,关乎经济收入和社会参与的角度,从来都不只是职业和公司这样单调的标签。我总跟来找我的小朋友说,一定会有很多人告诉你,你还年轻要多尝试。这句话对于生活是对的,但对于打工这条路其实还是最好不要。工作尽早尽快安顿,不然飞黄腾达,不然才有心力好好经营其他的东西,比如副业比如爱好比如恋爱,如此种种,毕竟工作本身太容易满地鸡毛乱七八糟了不是吗?
我遇到过一个捶胸顿足想去NASA的姑娘,当然是直接让她退了钱,因为我帮不到她哈哈哈。但是一个绝对正确的建议,就是得先结婚把身份解决了。后来电话的半个多小时,我们都在讨论dating app和约会第一次说什么比较有趣。那一刻我竟然有dots connected的感觉,因为我有一次workshop,就是和一堆不同国家的同事猫在旧金山的小黑屋里,研究了一整周的dating app用户数据,每次写报告和PPT都火速发给Frank帮我改,觉得自己英文不够decent哈哈哈,match tinder eharmoney我都是那时候知道的,还能点评一二。
我还遇到一个想去投行但暂时在四大工作的小伙,发现四大并不是曲线救国去投行的可行性道路,于是我们一起讨论了很多关于金融这条路的各种选择,讨论了钱,以及及时止损,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来找我说面试的事情,但我还是觉得他会是一个好少年哈哈哈。巧的是,另一个找我的姑娘,拿了一个实习的offer,就在男生公司的楼下,纠结要不要接的时候,我拉了一个群,让他们交流一番。晚上姑娘跟我:跟小哥哥聊完决定不去了。后来她去了滴滴,上次交流已经到了跟hr周旋入职日期的步骤了,我横竖都是替他们开心。
我遇到很多背景很好的小孩,本科是北外中传北理工以上的学校的,研究生也是英美top的学校,找工作的时候还是一头的包。其实我特别理解,因为一般人觉得还不错的工作,没有办法另他们感到满足。我甚至有时候都觉得迷茫,如果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到底是期待无论如何他们能有个保底的名校,还是期待他们能可以有最简单的向往和热爱就好?我遇到几个北大的孩子,丧丧的跟我说:高中的时候那些学习差的小孩在传纸条,谈恋爱,我在努力学习,其实现在回忆起来没有他们快乐;等大学毕业,他们找一个还可以的工作就可以真的满足,可是我们学的很辛苦其实也付出了很多,如果真的就在一个很普通的券商,不一定高薪也不一定有什么相对确认的发展方向,内心其实根本没有办法满足。隔着电话,我好像可以感受到那股丧,我特别理解,也完全不觉得这是贪心。
怎么说呢,我一直都觉得精力能量智力和爱都相对旺盛的人,真的没有必要因为工作失望,如果工作真的不是特别满意,唯一需要解决的是不要让工作占据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同步去做做别的。参与世界的角度和姿势越多,一定会越富足的。
还有一个清华北大医学院的小孩,医学生我实在是指导不来的,那个领域的事情我太外行了,刚巧那天有医学博士的朋友在,我就接了一个小孩的单,跟她聊了一通。Frank总跟我说,我们不认识什么医生的朋友,你要好好对人家哈哈哈。但其实最后挂号的事情,也还是要通过114平台文明挂号,不要误解别人医学院的小孩。她说她从读大学开始,每年回家都要跟七大姑八大姨说挂号的事情她帮不上忙,也真的是好气又好笑哈哈哈哈哈!
工作这件事,我从来都不觉得是难事。因为本质,就是让剥削方给一个机会,给一份工钱,去帮他们赚钱。 公司永远都觉得找不到人才,人才又永远都在觉得找不到工作。这个市场从来都不缺空,只是需要研究入场的姿势吧?
万事纷纷,直到而行。我总跟来找我的人说,去试试呀,换一个方法呀,其实对于这个阶段的更多的人来说,本来就是nothing to lose不是吗?
— 神奇的小孩们 —
Frank的蛋文书那边,今年也忙的鸡飞狗跳的,他真的挺辛苦的,但我知道他心里有他的满足。作为一个深情的搭档,我只能嘱咐他雾霾天别在外面打电话,耳机声音别太大,因为听力的退化是不自知不可逆的哈哈哈,搞的他一度认真思考觉得自己要认真买一个好耳机哈哈哈。
找Frank写文书的小孩,有很多神奇的故事。他经常跟我感叹那种特别好的学校和专业的学霸小朋友,做事有多细致踏实到让他佩服,所以他们甩论文过来希望Frank可以更了解自己的学科,Frank也真的都认真去读。
前两周Frank看到一篇很好的文书,写的跟小说一样,他像老父亲一样激动又欣喜的分享给我看。那文章写的真好,Frank给他出了outline,被他写成了小说,写了一个在宁夏支教种枸杞树的故事。我看到文书里Frank的第一条批注是:句式也别太浪漫,咱不是真的写小说。
最近有几个国内高中国际班申请美国本科的孩子找到Frank,有一个男孩,跟Frank打了两三个小时电话,跟他讲自己各种叛逆的经历,还搞了一脑袋的脏辫,被学校强制勒令剪掉,防止其他学生效仿。这样的故事也被塞进了文书里,我们外国人团队的朋友看了还说,这是今年看到最好的故事。
这个男孩又推荐了好几个朋友来,有一个男孩子,从小就对植物特别感兴趣,他养过一百多种多肉植物去研究,观察海鸥,观察云朵,走在在加州路上看到一片一片枯死的树,调查出因为这里的植被含油量高,加州容易大火……负责他文书的是我和Frank的一个学神朋友,当年保送清华没有去,被新加坡政府邀请去读了个环境工程,两个人简直算是“臭味相投”。我问:你有没有爱上这个孩子?她说:那到没有,我爱上了我大学的生物课,把笔记翻出来又看了一遍。
有几个学生的家长还找到了Frank,默默了解孩子们的情况,无限真诚的肯定Frank的工作,还讲了讲孩子之间的爱情故事,说:我都看得明白,但也没有说破,孩子的事情,挺有意思的。Frank把聊天记录转到我们的工作群里的时候,我觉得他心里一定有一种特别不一样的满足感,累还是累的,可以限量可以选人接单,但我相信蛋文书,Frank还会好好做下去的。
哦对,还有件喜大普奔的事情,我的“茶简历”商标注册下来啦哈哈哈哈,之前因为被盗版的事情,鸡飞狗跳过好多次,烦都要烦死啦!“蛋文书”的商标,也快下来啦!
— 微醺的生活 —
我最近工作挺有劲的,算是安顿了一些明年的方向。我很喜欢现在的老板,我遇到任何觉得值得去尝试的事情,她总是在全力以赴支持。她在公司时间久,人缘也非常好,所有的资源的整合和协调,她总是我特别坚强的后盾。3个月前,我升职去她team的时候,遇到了一堆麻烦和阻碍,她跟我说过两句很简单的鼓励,分享给你们。我自己觉得感触很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些特殊的经历,也许在你们读来是很普通的话,但我觉得走在尝试如此的路上,应该内心是可以越来越自在的。
茶简历和蛋文书,其实我和Frank没有当成赚钱的工具在做,我们只是觉得细水长流会有很多惊喜的收获吧。比如Frank经常希望有一天我会变成网红,写写东西接接广告赚赚钱什么的。而且我知道说到广告,他永远想到的都是nike这种他喜欢的品牌(做梦吧……)
我在认真做第二个副业,没有办法在这里描述,反正不是这种慢悠悠的事情,就是赚钱的事情。我无比有效的整合了一切工作的资源和平台,非常显著的得到了很大的突破和进展,算是风火开张了,5个人的小team内心都是扑通扑通的。我虽然不想全职创业,但是讲真,我是享受这个过程的。我期待自己可以更有效的列to-do list,并且更有效的完成,酷毙!
下周我要跟朋友去柬埔寨跑个马拉松,我10月就被忽悠报了名,本来想好好训练一下自己,可能一辈子也就跑这么一次了。但是因为训练没有按照计划进行……所以我今天认真计算了一下,如果我走路,好像也能走得完的。你们知道我怎么计算的吗哈哈哈?我翻出了LA那个outlets的地图,算了一下我扫荡奥特莱斯的速度和时间,结合了我在跑步机上测算的步速,觉得自己没有问题,我觉得换算成逛街,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错的,除了有点热吧!
我上周买了一本画画的书,推荐给也想从零开始学画画的你们!因为是静物,所以可以慢慢磨,而且有很详细的解释,我觉得特别适合初学者。但反正我,怎么都会画成抽象风的!以后给你们看吧!
关于画画这件事,我想我断断续续慢慢吞吞会持续展开的。因为摄影和录像,相对都会偏向于纪实,除非专门去创作。但画画和写作,其实可以有很大的空间去肆意描述自己脑子里的想法。我猜,输出的窗口越多,应该会越不容易干瘪吧?
我也是有作品的选手的!这三幅小画是我自己想的,原创原创!我是为了配色这么想出来的搭配的,那个鲸鱼的身上还倒映了一个星空,很美吧哈哈!
我还配了一首小诗,是写给心爱心动的人的:
猫在海里/鲸鱼在沙漠/企鹅在森林/如此/世界小成了一团/你在哪里/都不遥远
— 周末总有很多必备节目 —
周末一定要换床单,然后在香香软软的床上看一个电影。这和去电影院、和朋友在沙发上看的感觉都不一样。我想起我刚工作的时候,也有过两个月遇到变态老板加不完的班出个错感觉就要死的压力,周末我就看一个特别感人的电影,在家嚎啕大哭,就爽了。后来我发现,我真的是一个不怎么在意工作的人,因为其他在意的事情的忧愁,我用看一个悲伤的电影去哭来发泄,就完全没有用。长大,好像也是在一直一直摸索,如何让自己可以自在的承载各种不同的情绪哦?
哦对……之前国际睡眠日,我兴高采烈的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个高级的床垫,到现在,都还没有到,每次想到这个我都要扫兴一秒钟!
周末也一定要做个饭,最不济也要去买买下周的早餐。我早上一定会榨蔬果汁,煮鸡蛋,煮不同的粥,心情时间足够充沛,还会烫一个青菜。
周末肯定要运动,不过这个平时也会做。今天我去瑜伽课,非常不巧,旁边是一个平衡感非常糟糕的阿婆,这直接导致我看到她晃我也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只能跟着晃,所以所有平衡体式我都做的很不顺畅。而且她特别想要拉着我聊天,那种上海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听着就像有一颗八卦的心,不过其实她真的很善意,所以还是可爱的哈哈哈。全部是因为之前我男朋友来上海看我,来了健身房接我下瑜伽课,被这个阿婆看到了,于是她每次见到我,都要展开的关于“和外国人谈恋爱有什么不同”的探索。今天她问我:外国人是不是不吃家禽的脚、内脏和奇怪的部位?我大概跟她说了一下我所知道的情况,她非要给我推荐一家好吃的吃鸡脚的店……目前在我心里最好的鸡脚,是早茶的凤爪和广西的蒜汁鸡脚,还没有可以超越的,但我默默记下了,要是哪天路过就去试试吧哈哈哈!
明天,约了Shimmer去看一个展,策展人是卡特兰,是我少有印象的觉得挺有心意的策展人。Shimmer是茶简历和蛋文书的小朋友,之前认识他,是他实习结束要离开北京的时候,特意发私信给Frank,说想给我们俩拍个照,我俩都感动的不行。一下好久没有见了,他也来上海工作了,我明天准备抗上相机去向摄影师多求教!
周末当然要分充足的时间给副业,所以我吭哧吭哧写小茶日记写到了现在,希望读到的你们喜欢,并且觉得快乐:)晚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