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丁贴片(外媒:为什么在世卫组织眼中,只有尼古丁贴片才是获得认可的尼古丁替代产品?)

尼古丁贴片

世界卫生组织(WHO)是联合国属下的专门机构,国际最大的公共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的宗旨是使全世界人民获得尽可能高水平的健康,主要职能包括:促进流行病和地方病的防治;提供和改进公共卫生、疾病医疗和有关事项的教学与训练;推动确定生物制品的国际标准。

世卫组织一直在大力倡导烟草减害,但对于电子烟这类尼古丁替代法和HnB这类“改良风险烟草制品”(MRTR)一直持否定态度,认为只要这类产品存在着危害,那就不应该作为“更安全的烟草替代制品”。按照这个逻辑,摆在烟民面前的只有香烟和尼古丁贴片这两个选项。
其实,尼古丁贴片与电子烟一样,都含有尼古丁,区别是进入人体的方式,那么为什么都含有尼古丁的贴片被世卫组织认可,而电子烟却被否定呢?
根据2019年世卫组织的报告显示。如今全球约有13亿人吸烟,全球每年有490万人因吸烟而死去。得益于各国政府多年来的控烟行动,全球男性烟草使用者人数首次停止增长,并将于2020年下降。世卫组织认为这是全球控烟行动的一个转折点。全球男性烟草使用者人数在2018年达到峰值10.93亿,随后呈下降趋势,预计2020年将降至10.91亿人,到2025年将降至10.87亿。

烟草使用人数的大幅下降,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烟草危害的广泛普及,以及烟草替代品的广泛使用,人们一旦有了戒烟意向的同时能有更安全的替代品可以选择,从而更大的提高了戒烟的几率,对于公共健康有了很大的提升。
但近期世卫组织频繁爆出的负面信息让越来越多的减害组织质疑WHO的公正。
根据外媒Vaping post 2020年8月的消息“世卫组织提醒《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FCTC)缔约国,有义务避免将加热烟草产品作为更安全的烟草替代品销售。”
从四年前开始,,奥驰亚集团(Altria Group, Inc.,) 经过漫长审批过程后终于宣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授权其iqos加热烟草装置作为一“种改良风险烟草产品” (MRTP)进行营销。
作为由于仍属烟草产品,所以 iqos 这类加热烟草产品完全适用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份声明,提醒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成员国,尽管获得了 MRTP 授权,但应避免将这类产品作为更安全的替代品进行营销。
具体而言,第13.4(a)条要求各缔约方禁止一切形式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包括通过虚假宣传、误导或欺骗性等手段对烟草产品的特性、健康影响、危害或排放造成错误印象的手段来宣传烟草产品”。
在提及 FDA 的 MRTP 认证时,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减少加热烟草产品中有害化学物质的接触并不会使它们变得无害,这也并不意味着它们对人类健康的风险会降低。

FDA 的一份声明也强调了这一点。“即使通过了 MRTP,也并不代表这些产品完全安全,不代表获得FDA认可”。FDA 表示, 不允许公司进行任何其他修改的风险索赔,或任何明示、暗示的声明,或误导消费者使其相信产品得到FDA的认可或批准,或者表达FDA认为产品对消费者来说是安全的等误导做法。
也就是说,FDA 的意思是,虽然通过了 MRTP 认证,但并不代表这些产品获得了 FDA 的认可,商家不能以产品通过 MRTP 来进行宣传, FDA 也不会在产品风险相关的索赔诉讼中承担责任。
最近的一项研究比较了普通香烟和加热烟草制品的致癌物含量,发现后者的致癌物含量比香烟低10- 25倍。然而,世界卫生组织坚持认为,与传统香烟相比,加热烟草烟雾中的一些毒素含量更高,而且还包含了一些在传统香烟烟雾中不存在的有毒物质。
电子烟: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世界卫生组织发起戒烟运动:“承诺戒烟”
2020年12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起了为期一年的“承诺戒烟”( Commit to Quit)活动,以支持“2021年世界无烟日”,旨在帮助1亿人戒烟。
为了纪念“承诺戒烟”活动的启动,世界卫生组织在WhatsApp上发布了一项戒烟挑战,以及一份名为《100多个戒烟理由》的出版物。
“通过倡导强有力的戒烟政策,承诺戒烟将有助于创造更健康的环境,有利于戒烟。增加获得戒烟服务的机会;提高对烟草业策略的认识,并授权烟草使用者通过”戒烟&成功”倡议来尝试戒烟,”
世卫组织一直致力于加快全球的烟草减害运动,致力于提高全球的公众健康,为此世卫组织发起了戒烟运动,更是敦促各成员国对该国的烟草进行控制。
总是让人误解的是世卫组织经常被人们认为是一个营利组织,但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并不是一个盈利机构,相反他是一个服务机构。所以需要资金支持,资金主要来自每一个成员国以及各种慈善基金会。目前已有194个联合国成员国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既然是国际间的合作,必然不会缺少政治因素和利益的影响。

从今年的世卫组织举办的戒烟活动来看,世卫组织反对电子烟的立场受到了为该组织提供资金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影响和妥协。
在报告中,世卫组织提到了它的资助者,包括 Allen Carr’s Easyway, 亚马逊, Cipla, 脸书,WhatsApp, 谷歌, 强生, Praekelt, Soul Machines.

当看到像强生这样的大型制药资助者,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对电子烟等非药物尼古丁安全替代品抱有偏见,尽管电子烟这类产品比药物性的同类产品更有效。
事实上,今年早些时候在约旦启动戒烟项目时,世界卫生组织收到了来自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首笔尼古丁替代疗法捐赠,价值约100万美元。

Nancy Loucas
AVCA (Aotearoa Vapers Community Advocacy)主任南希·卢卡斯(Nancy Loucas)是亚太减少烟草危害倡导联盟(CAPHRA)的执行协调员,她对世卫组织提出了质疑。
南希·卢卡斯:“世卫组织通过错误的信息来维护既得利益者,并未布隆伯格慈善基金会和盖茨基金会的政治及商业利益服务,这两家基金会为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提供了近一半的资金。世界卫生组织对公众声称是保护他们自己的经济利益,事实上是为了取悦捐赠者。WHO并不客观。他们没有把重点放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规定的自身职责上,即促进人民的健康以及他们获得信息、就自己的健康做出知情选择的权利。”

所以,在世卫组织眼中,无论产品是否降低了风险,只要是含有有害物质,那么就不能代表这种产品会降低公众的健康风险。
也就是说,要么继续吸烟,要么贴尼古丁贴片,为了保护你的健康,只能有这两个选择。
本文信息来源于 Vaping post

尼古丁贴片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