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之琳断章(【名家经典】第5期:卞之琳《断章》赏析)

卞之琳断章

引领汉诗新潮流 · 树立诗歌风向标

 
【 编者按 】         
引领汉诗新潮流,树立诗歌风向标。让世界倾听汉语言时代最真切的声音。
中国是一个古老的诗歌国度,华夏民族有着几千年的诗歌文明历史的灿烂和辉煌。根据诗人原野牧夫所提出的新汉诗概念,中国诗歌也就叫汉诗,它包括古汉诗、新汉诗两大组成部分,古汉诗是从诗经开始,经历楚辞、汉乐府、魏晋南北朝五言诗、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及民国时期诗词等,是包括诗、词、曲等诗体形式在内的古汉语诗歌,曾涌现出唐诗、宋词所形成的两座巅峰,但随着汉语言语境的变化,再难出现艺术上更大超越。新汉诗是从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开始,汉诗通过新诗革命进入了全新的现代时期,来自西方的诗歌艺术形式开始进入这个古老的诗歌国度,形成一种有别于古典格律诗词的自由诗体,文学史上称作“新诗”。经过新诗启蒙、台湾现代诗运动、现实主义诗歌、朦胧诗崛起、新生代时期等近百年的发展,经过几代诗人的艰辛探索实践和不懈努力,汉诗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实现现代化,通过西方诗体与本土化结合起来,并且广泛吸纳古汉诗传统艺术和世界各地各民族的诗歌艺术技巧,开始逐渐形成本民族特色的现代汉诗——新汉诗。
网络诗歌兴起后,中国新诗才朝新汉诗方向迅速发展,涌现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诗人,他们是应运而生的,活跃在当今中国诗坛的中坚力量。更重要的是,他们笔下写出了许多优秀的诗歌作品,并产生了相当一批高水准、高质量的诗歌文本,标志着新汉诗开始走向成熟,中国新诗进入全新的新汉诗时代。
为此,微刊《新汉诗选刊》我读好诗阅读与朗诵频道,开辟【名家经典】专栏,特别推出百年诗歌典范文本,本着新汉诗所提出的含蓄美、意境美、张力美三大基本审美理念,以全新的文本深度解读、透彻评析方式,由新潮流诵读艺术团主播进行倾情朗诵,将对百年新汉诗各个历史时期、各个地域、各种风格和流派,尤其是21世纪汉诗复兴——新汉诗运动以来涌现出来的优秀诗人,凡是具有典范文本价值的新汉诗代表作进行全面推介,目的是要为读者推出好诗,并为诗歌文学研究、国学研究提供典范诗歌文本及其赏析。
诗人以文本立世,愿好诗与您一生相伴!

本期责编:红线女  王恩荣
推广总监:月芽儿
征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BIAN  ZHILIN 

【诗人简介】         
 
卞之琳(1910-2000),曾用笔名季陵,江苏溧水人。著名翻译家、文学评论家,启蒙时期新月诗派重要代表诗人。
1929年就读于北京大学英文系,曾是徐志摩和胡适的学生。1930年开始写诗。1936年与李广田、何其芳一起出版诗合集《汉园集》,被誉为“汉园三诗人”。从抗战时期开始,一生都从事教育事业和翻译工作,他对莎士比亚颇有研究,一边传授西语,一边翻译诗歌,在现代诗坛上作出了重要贡献。
著有诗集《三秋集》《鱼目集》《十年诗草》《翻一个浪头》《雕虫纪历》等,诗论集《人与诗:忆旧说新》。其诗想象微妙,笔墨简略,早期较晦涩难懂,后诗风变得开阔、明朗。他创作态度严谨,孜孜不倦地探索语言艺术过程中的转化与表现,广泛地从中国古诗和西方现代派诗吸取营养,自成一格,充满智慧的闪光和哲理的趣。
在半个多世纪中,诗人坚持不懈地进行诗歌创作和理论研究,成功地实验和引进了西方多种现代诗歌形式,对中国象征主义、现代主义诗歌的发展开拓了新的视野,有着很大的启蒙意义和重要的价值,在早期新汉诗探索和实践上取得了相当的艺术成就。

新汉诗选刊
XIN  HAN  SHI

   
  卞之琳的诗  
断  章

    卞之琳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Fragment

       Bian Zhilin
When you watch the scenery from the bridge,
The bright moon adorns your window,

  
 江明·主播

     江明   艺名自在生活,新潮流诵读艺术团主播。现居西安。现为声动诵读联盟成员、全民悦读西安声动阅读会主席,西安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诗意西安》诵读嘉宾。 

鲁侠客 ·主播 

   鲁侠客  新潮流诵读艺术团主播。医学专业,医疗行业管理,英语六级。爱好诗歌、文学评论、朗读。曾参加北京首届国际城市文学诗歌朗诵大会;曾获得山东省首届双语朗读大赛二等奖。

     
原野牧夫 ·编撰 

原野牧夫  原名张雁,字祖豪,湖南郴州人。 21世纪汉诗文化复兴·新汉诗运动倡导发起人,新汉诗重要代表诗人,世界新汉诗联盟创始人。临屏诗作《爱情和麦子一起成熟》被选入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大学教材《文学欣赏》 ,被选为2014年IBDP中文A文学课程考试试题并编选入世界范围内教科书,连同《七月流火》被选入中学语文教辅书《中学生作文指导》及语文教师工具书、国学研究等。

     
  赏析· 阅读  
《断章》写于1935年10月,是一首精致的现代诗,富有哲理和审美情趣,意蕴丰富而又朦胧。这首诗原为一首长诗中一个片段,后将其独立成章,标题由此而来。此诗成为卞之琳作为新月派诗人的代表作。
这首《断章》只有短短四行,从诗的内容上来分,应为两节。上节撷取的是一幅白日游人观景的画面。它虽然写的是“看风景”,但笔墨并没有挥洒在对风景的描绘上,只是不经意地露出那桥、那楼、那观景人,由此还可以推想得出那流水、那游船、那岸柳……它就像淡淡的水墨画把那若隐若现的虚化的背景留给读者去想象,而把画面的重心落在了看风景的桥上人和楼上人的身上,更确切地说,是落在了这两个看风景人在观景时相互之间所发生的那种极有情趣的戏剧性关系上。诗的上节以写实的笔法曲折传出了那隐抑未露的桥上人对风景的一片深情,以及楼上人对桥上人的无限厚意,构成了一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场景。但多情总被无情恼,那风景虽好,但那忘情于景的桥上人是否会以同样的深情来回报那钟情于己的多情之人呢?面对着生活中这司空见惯的、往往是以无可奈何的遗憾惋惜和不尽的怅惘回忆而告终的一幕,诗人在下节诗里以别开生面的浪漫之笔作了一个充溢奇幻色彩、荡漾温馨情调的美妙回答。
时间移到了月光如洗的夜晚。桥上人和楼上人都带着各自的满足与缺憾回到了自己的休憩之所。可谁又能想到,在这一片静谧之中,白日里人们所作的感情上的投资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回报。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这不就是自然之景对桥上人白日里忘情于景的知遇之恩的热情回报吗?从“你”的那扇被“明月装饰了”的窗口上,可以想见到,此刻展现于桥上人眼际的是一幅美丽迷人的月夜风光图。那桥、那水、那楼、那船、那柳……那窗外的一切一切都溶在这一片淡雅、轻柔、迷蒙、缥缈的如织月色之中,与白日艳阳照耀下的一切相比,显得是那么神秘,那么奇妙,那么甜蜜,那么惬意。自然之景以其特有的方式回报了桥上人的多情,而桥上人又如何回报楼上人的一片美意?诗以“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一想象,意外的神来之笔对此作了饶有情致的回答,从而使楼上人那在现实生活中本是毫无希望的单恋之情得到了惬意的宣泄。诗里虽然没有一句爱情的直露表白,但这个玫瑰色的梦又把那没有表白的爱情表现得多么热烈、显豁,而由这个梦再来反思白日里的那一“看”,不是更觉得那质朴无华的一“看”缠裹了多少风情,又是多么激人堰思无尽吗?
《断章》全诗总共四行只有34字,但其涵蕴的人生哲理却相当丰富,为人们的欣赏提供了诸多可能性。其诗的主旨曾引起歧义的理解,李健吾先生曾经认为,这首诗“寓有无限的悲哀,着重在‘装饰’两个字”。也有人认为是表现一种人生的悲哀。
诗人自己曾说过,《断章》“写一刹那的意境。我当时爱想世间人物、事物的息息相关,相互依存、相互作用。人可以看风景,也可能自觉、不自觉点缀了风景;人可以见明月装饰了自己的窗子,也可能自觉不自觉成了别人梦境的装饰。”可见,此诗只是诗人刹那间的感想,是抽象而又复杂的意念与思绪,但并未进行直接的陈述与抒情,而是把它精心设置在几幅画面构筑出的“意境”中来展开,通过诗歌意象间接地加以表现,使得诗的内涵极其丰富,暗含着人事的复杂关系。诗作有着突出的画面感与空间感,意境深邃悠远,令人思绪万千。
第一节两句写的是两幅画面。第一幅是“你”站在桥上欣赏风景。“风景”在此是一空框结构,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识倾向去填充;“你”亦是一个泛指,可指文化心理结构不同的任何人。所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是一幅随意性很大的变动中的画面。正是这一特点,它才被不同欣赏者所喜爱。第二幅画:“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你”变成了“看风景人”的欣赏对象,当“你”欣赏风景时,“你”自己却不知不觉中被他人观看。这两幅画因“看风景”而构成一个立体空间。
再看第二节写当“明月”装饰你的窗子,“你”赏心悦目时,“你”也许成为别人梦境中的人,给他人带来愉悦。虽然只有四句,但它却写出了世间人事的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关系。万事万物的区别、分割都是相对的、暂时的,联系是内在的、永恒的。而这种联系性的灵魂是人。人们往往因年龄、身份、地位以及地域的不同而以为他们各不相同,以为他们生活在相互隔绝的世界里,而事实上人们永远因某些共同的东西而联系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亦有你,只是有时人们没有意识到这种联系而已。当你谈论别人时,褒也好,贬也好,你自己也被别人或褒或贬。别人可能使你的生活变得美好,你同样可给别人以福音。
所以,李健吾先生对这首诗歌的理解和看法,而诗人自己并不认同,他明确指出:“我的意思也是着重在‘相对’上”。对于自己和诗人的分歧,李健吾先生又说:“我的解释并不妨害我首肯作者的自白。作者的自白也并不妨害我的解释。与其看作冲突,不如说做有相成之美”(李健吾《答〈鱼目集〉作者》)。实际上,无论是诗人所自陈的“相对”,还是李健吾所指出的互相“装饰”,都是对于“确定性”的消解。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这里的“你”,无疑是在从确定的主体视角观看“风景”,有着一定的“确定性”或“主体性”;而在“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这一诗句中,“明月”在“向你”或“为你”而存在,这里的“你”,无疑亦有着明确的“确定性”或“主体性”。很显然,该诗两节中的首句,都显示出某种确定性的“喜悦”。而每节中的第二句,却又是对“确定性”的消解。“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你”在首句所获得的“确定性”与“主体性”,却又被这两个诗句所“相对化”与“客体化”,“确定性”的“喜悦”演变为“相对性”的“悲哀”。如此种种,却又落入了“诗人”的“观看”之中,诗作以“你”这样的第二人称写成,又使前面的一切落入了另一重的“相对”。
从这首诗中,我们无疑能够领略到悲哀、感伤、飘忽、空寂与凄清的复杂情绪。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能从这首诗中领悟到宇宙万物包括现实人生息息相关、互为依存的哲理性思考,却又能够获得某种人生的欣慰。短短的四行诗句,给了我们相当丰富的感受与启示。
《断章》创作的时代使其不可避免的受到外来诗歌的影响,但是卞之琳在有意或无意之中在诗中植入了古典诗歌的因子。《断章》中语言形式的安排与内容的暗示意义有一种协调的不可分离的关系。这使我们想起了一些古典诗歌名句。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有“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李商隐《子夜郊墅》中有:“看山对酒君思我,听鼓离城我访君”。清人陆昆曾在评解后两句用了“对举中之互文”这个说法,这两个人的两行诗,都有这种“对举互文”的特征,即前后两句主宾语在内涵上相同而在功能上却发生了互换的倒置。卞之琳《断章》语言安排即用了这样的方法。“你站在桥上看风景”和“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看”这一动词没有变,而看的主体与客体却发生了移位;“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和“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也是同样的句法。这样做的结果,不单句子的首尾相联,加强了语言的密度,主语和宾语、主体意象与客体意象的互换,增强了诗画意境的效果,在视觉与听觉上都产生了一种音义回旋的美感效果,隐喻的相对关联的哲理也得到了形象的深邃性和具体性。
卞之琳很喜欢晚唐五代诗人、词家李商隐、温庭筠、冯延巳等人的作品。他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创造性吸收与转化的能力。翻开俞平伯先生的《唐诗选释》,我们读到冯延巳的《蝶恋花》后半阙:“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不禁惊讶地发现,《断章》中的立桥眺望、月色透窗两幅图画的意境,与冯词的“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之间,有着神似的联系。但是,卞之琳毕竟是现代诗人,他的创造性吸收与转化达到了不露痕迹的程度。我们不能简单地判断《断章》即是冯延巳《蝶恋花》中两句诗的现代口语的“稀释”,正如不能简单地认为戴望舒的《雨巷》就是李璟的“丁香空结雨中愁”的现代口语的“稀释”一样。冯词《蝶恋花》写别情愁绪,没有更幽深的含义,《断章》拓展成意境相联的两幅图,画中的人物、桥头、楼上、风景、明月、以及想象中的梦境,不仅比原来两句词显得丰富多姿,且都在这些景物的状写之外寄托一种深刻的哲理思考,自然景物与人物主体的构图,造成了一种象征暗示境界。每句诗或每个意象都是在整体的组织中才起到了象征作用,甚至“断章”这个题目本身都蕴有似断似联的相对性内涵。这种幽深的思考与追求,是现代诗人所特有的。
其次,这首《断章》完全写的是常见物、眼前景,表达的人生哲学也并非诗人的独创,读了之后却有一种新奇感,除了象征诗的“意寓象外”这一点之外,秘密在哪里呢?关键在于诗人以现代意识对人们熟悉的材料(象征寓体),作了适当的巧妙安排。诗人说过:“旧材料,甚至用烂了的材料,不一定不可以用,只要你能自出心裁,安排得当。只要是新的、聪明的安排,破布头也可以造成白纸。”诗人所说的“新的、聪明的安排”也就是新颖的艺术构思和巧妙的语言调度。《断章》中的事物都是常见的,甚至是古典诗歌中咏得烂熟的:人物、小桥、风景、楼房、窗子、明月、梦……经过作者精心的选择、调度安排,组织在两幅图景中,就产生了一种内在的关联性。两节诗分别通过“看”、“装饰”,把不相关的事物各自联在一起,内容与时序上,两节诗之间又是若即若离,可并可分,各自独立而又互相映衬,充分发挥了现代艺术的意象迭加与电影蒙太奇手法的艺术功能。一首《断章》实是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
其三,诗人避去了抽象的说明,而创造了象征性的美的画面。画面的自然美与哲理的深邃美达到了水乳交融般的和谐统一。《断章》通过几组意象营构了丰富的诗境、诗趣、诗思,又通过重复回旋式意象手法的运用,在意象和意象之间搭设了一条隐秘通道,直接进入读者的想象思维中去。在其逻辑结构的贯联之下,简单的意象立即在人的视野中变得充盈与丰富,并不断散发出许多联想。此诗含蓄蕴藉,但语言却极朴素、平实。以人人能懂的语词,写人人能悟却不能道尽的哲理与人生智慧,体现了诗人刻意求工的美学态度与追求。
最后,这首诗的节奏也颇具特点。诗人在谈到诗的节奏时说过:“一行如全用两个以上的三字‘顿’,节奏就急促,一行如全用二字‘顿’,节奏就徐缓,一行如用三、二字‘顿’相间,节奏就从容。”《断章》主要使用的是三、二字‘顿’相间的排列法,所以节奏从容,以从容的节奏与刹那间的感想,是此诗的一大特征。
“卞之琳的诗常常在乎淡中出奇,像一盘沙子看不见底下包容的水量”(陈梦家在《新月诗选·序言》)。这首短短的四行小诗,正是淡中见奇,深蕴哲理,由此在读者中产生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至今仍给人一种很强的美感和艺术震撼力。
(选自网络:卞之琳《断章》赏析,由原野牧夫编辑和修改、补充)

  
本期责编/制作:阿牧  

与你相约?不见不散

我们爬行的目标是让你分享到最好的诗歌
欢迎大家分享
XINCHAOLIU 新潮流系列   新潮流     ID:xinchaoliu2016    新汉诗选刊  ID:xinhanshi2016     我读好诗   ID:xinchaoliusd2016    原野诗坊   ID:yuanyeshifang2016 

卞之琳断章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