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一肩雨(马德‖伞下一肩雨)

伞下一肩雨

伞下一肩雨文/马德
图/如烟.浅念若禅
那天,下着雨。
迎面走过来两个人,是两口子,很年轻。他们走得很匆忙,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他俩共打着一把伞,伞在女人的手里。男人又高又胖,女人把伞举得高高的,故意把伞盖倾向男人一边。
男人只顾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和女人说话。
他们经过的时候,我看见,女人的右肩上,落了一肩的雨。但,男人不知道,男人只顾说话,只顾向前走路。
一瞬间,人生走过。然后雨过,然后天晴,然后,那一肩的雨风干。只要女人不说,男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切。
下面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年轻人,在一次误操作中,他被工厂的机器压残了双腿。为此,他要死要活地闹了好长一阵子。那一段时间,母亲战战兢兢,小心陪侍着他。
好不容易,他从这场灾难的阴影中走出来,开始摇着轮椅四处转转。有人劝母亲,说,趁孩子年轻,带着他去好看好玩的风景名胜区看看,多见见世面吧,或许,他会好些。母亲摇摇头,说,家里挺好的,我们哪儿也不愿意去。
起初,年轻人不以为意,母亲怎么说,他就怎么听。
有一天,年轻人被网上的一组照片惊呆了。他突然对母亲说,妈,我想去黄山!母亲一怔,呆了一会儿,说,孩子,咱们哪儿也不去,家里就挺好的。
谁知道,这一次年轻人突然愤怒了,他咆哮着对母亲说,你哪里也不带我去,你想把我憋疯啊,我看你是舍不得花钱!
母亲像是做错了什么,站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之后的日子,他动不动就和母亲耍性子。然而,无论他怎么闹,母亲只是闷着头做事,一句话也不说。
人们都说,这作母亲的,也太抠门了!
几年后,他成了家,有了妻儿,还开办了一家效益不错的小工厂。一天,在饭桌上,一家子吃饭。他提议说,妈,现在咱家条件也好了,一家人出去转转吧,好多名山大川,我们还没看过呢。母亲坐在那里,一边大颗大颗落泪,一边连连点头说,是,孩子,咱们该出去了。然后,便颤颤巍巍地从另一个屋里找来一包东西。
母亲一层一层把包打开,里边包裹着厚厚的几沓人民币。母亲满眼噙着泪花,说,孩子,妈不是没有钱,那些年,不带你出去,真的不是舍不得花钱,妈只是不敢,妈怕你看到别人都活蹦乱跳的,自己再想不开……
年轻人听罢,先是一愣,接着,便抱着母亲嚎啕大哭。他哪里知道,母亲这些年来,为他遭受了多少酸辛与委屈。
在我们的生命中,好多人都为我们擎过一把伞,有形的也好,无形的也罢。更多的时候,我们把绚丽的生活过黯淡了,把精彩的日子过平常了,就是因为我们活得太过粗心,从来没有意识到头顶上有这把伞,也从未留意过落在亲友或他人肩上的那一肩雨。
是的,如果我们留意到了,就一定能在那一片湿润中,触摸到人生的幸福。

我的2017年度新书《请原谅生活对你的所有刁难》,当当网、天猫、京东均有售。
马德,作家,已出版《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伞下一肩雨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