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新生力:在别人的故乡寻找我们的诗和远方

“山间的小溪总是吵闹,浩瀚的大海从不喧嚣。”
“大浪淘沙,你不要看现在,一二十年之后,谁能沉得下心,那就看这些人,一个社会一定要有人潜心做学问。”
——宿白
2020年最受打击的莫过于旅游业,国内大小城市封城,国外签证暂缓,整个旅游行业也处在全线停摆的状态。以携程为代表的在线旅游更是受到了直接的冲击。在完成春节12亿元的退票赔付后,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携程CEO梁建章变身直播达人,试图扭转深受疫情影响的携程困境。
其实对于携程而言,市场挑战不仅仅来自疫情还有虎视眈眈的美团,以及一些小而美的私人定制旅行。而直播经济的迅猛发展,让这位务实的CEO找到新的突破口。4个月他走了50多座城市,完成了25场直播,凭借唐伯虎、李时珍、白娘子、包拯、曹操、孔子、海王波塞冬,到我们见到的“梁玄烨”,成为一个扮相不太养眼的coser;又凭借海草舞、骑马舞、贯口、越剧、RAP等不太专业的才艺表演,成为直播间和社交媒体上的网红艺术家。截止7月26日,携程直播体系累计创造交易额超11亿元人民币。为亚太地区千余家高星酒店带货超100万间夜,在境内外200余个城市掀起旅游复苏浪潮。
正如梁建章所说:“旅游嘛,就是应该,放下架子。我现在定位是一个大导游,大导游就应该是带头去放下架子,放飞体验一下,深度体验一下。”
长久以来中国的旅游业似乎走入一个怪圈,上车睡觉,下车上厕所,然后相机咔咔咔拍了一堆照片,大家却往往对于自己去过的目的地并没有过深的记忆。
这些年随着亲子游市场逐渐壮大,游学作为一种新的旅游模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主题游学更是催生了一众小而美的团队,带着人们上山入海去探索世界,完成自我价值的又一种升华。
对于历史古迹户外运动爱好者尤其巨多。在中国古建考察历史上,有一对贤伉俪梁思成和林徽因,在中华大地上遍寻唐宋辽金时期的古建筑。其中最重要的三座建筑,分别是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山西应县木塔,还有五台山的佛光寺大殿。当年林徽因曾特别自豪地宣布,自己是古往今来第一个登上天坛屋顶的女人。不仅如此,她可能也是唯一一个曾经穿着旗袍登上古建筑的女人。能够让才女林徽因都如此痴迷的古建筑探索之旅,也吸引着后人们不断追寻千年之前的建筑伟大。临近十一,多家游学机构纷纷推出“梁思成林徽因早起古建筑致敬之路”的定制路线。辽金时期的古建筑群和壁画,北魏时期的石窟,大唐的风华绝代,宋代高水准的审美。
在众多古迹寻访路线之中,石窟造像艺术一直深受喜爱。自佛教石窟造像艺术传入中国以来便诞生了许多传世的璀璨明珠。气势宏伟的云冈石窟、巧夺天工的龙门石窟、瑰奇华美的敦煌莫高窟。佛教石窟艺术的建造热潮和艺术高峰却发生在魏晋时期,尤以北魏为创造巅峰。当然对于那些大型石窟,更有散落在深山林间的石窟,见证了当时的审美艺术和文化修养水平。
佛迹传播路线上一颗颗明珠,一眼千年,见即缘分。
深入陕北石窟研究的杨明老师这样评价陕北石窟:有河道旁的、有北魏碑林、有半山腰的、有湖尾泥地的、有万安禅院景区;北宋精美的、有河对岸的、有夜探的、有几道铁门石泓寺、有山中的大佛寺,有路道上的北魏大飞天川庄石窟,有路边修路还没破坏的小棉袄飞天窟,有徒步去的山谷石佛堂,有爬楼梯的罗汉堂,有树林崖壁还要穿青纱帐的石窟…… 这些多很小,但很多是北朝石窟,还是很是珍贵的。
正是有这样一群人热爱着艺术,让旅游的世界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在陕北散落这许多这样珍贵的石窟,值得人们去探寻。后疫情时代的旅行,应该是远方和心灵结伴的路途吧!
陕西富县石窟众多,在其境内有川庄石窟、关山石窟、黄家岭摩崖造像、水磨摩崖造像等北朝时期造像龛窟,以及石泓寺石窟、大佛寺石窟等宋金石窟,其中尤以石泓寺石窟最著名。
石泓寺石窟始建于隋大业年间(605年~617年),唐、宋、金、元、明、清历代都有建造。
图为石泓寺主尊
图为位于陕西省黄陵县双龙乡香坊村东北约1 公里处的陈家山崖壁上的香坊石窟,开凿于北魏至北周时期
后疫情时代,我们除了生活总还需要诗和远方,这些带着文化符号的定制旅会为文旅行业注入新生活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