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最温柔的一首诗,抚慰世人85年!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断章》
越来越笃信温柔的力量。
很多时候,生活对我们并不友好,
但世间的温柔,
总能抚慰我们的心。
初识《断章》,
少有人不被它的文辞打动,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理解里,
读出百般滋味。
它可以是世间人事的相互依存,
我们都不是孤立的存在;
它也可以是滚滚红尘中与众不同,
在有情人眼中,皆是风景。
卞之琳在写这首诗时,
亦经历着人生不一样的风景。
那时,20多岁的他
爱上了小三岁的张充和。
张充和是“张家四姐妹”中的小妹,
合肥张家是近代史上有名的名门大族,
叶圣陶曾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
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后来,三个姐姐
大姐张元和嫁给昆曲名家顾传玠,
二姐张允和嫁给语言学家周有光,
三姐张兆和嫁给了沈从文。
张充和
北大才子,曾师从徐志摩,
与沈从文亦也交情,
按理说卞之琳有近水楼台之便,
条件也很好,
一个才子,一个佳人,
外人看来也十分相配,
若成了,也是一段佳话。
只可惜,感情的事向来勉强不得,
张充和更是外柔内刚,
不像张兆和,在别人劝说下接受了沈从文,
她自认对卞之琳没有爱情,
就坚决不给他希望。
金安平就曾说:
“充和不怕独处,
她也不觉得非要结婚不可,
社会压力对她没有什么作用。”
苦恋无果,卞之琳只能将对她的感情
化作一首首诗。
“预感到这还是不会开花结果。
仿佛作为雪泥鸿爪,留下纪念。”
卞之琳
后来,张充和嫁给了傅汉斯,出国。
卞之琳留在国内,直到45岁才结婚,
结束这场长达20年的单相思。
1982年,卞之琳访美,
古稀之年再见张充和,
将曾收集的张充和诗作手稿奉还原主。
为了纪念这场故人重逢,
卞之琳写了一篇名为《合璧记趣》的散文。
回首过往,笑得风轻云淡。
特别喜欢一段话,
“我告诉你我爱你,
并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是希望今后的你,
灰心的时候会记得有人喜欢过你。”
有人爱,是一种幸福。
心上有个人,
也是一种无言的温暖。
想起北海牧羊19年的苏武,
出使匈奴之前,
写下一首《留别妻》: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他为国出使,不计生死,
他告诉妻子,
若有幸活着,自当归来;
若命丧他乡,死了都不会忘相思。
后来,他被困匈奴,发配北海,
渴饮雪,饥吞毡,
饥寒交迫的日子,
没有屈服,坚强地活着,
除了为大汉守节,
支撑他的是不是也有
”生当复来归“的誓言呢?
心上有个人,才能活下去。
这个人可以是你喜欢的人,
可以是一个梦想,
可以是自己,
或是一个美好的信念。
总见有人说,人间不值得。
但你知道人间不值得是什么意思吗?
它是说人间丑恶百态,
不值得你为它而难过。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风过树梢头,你在我左右。
点滴温柔可爱,都是人间值得。
值得感动,值得欣喜,
值得让每一个普通的日子都充满期待。
人生那么长,
请你相信,总有一天,
有些困苦,我们会笑着说出来,
有些温暖,会与我们不期而遇。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本号文章,欢迎分享。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