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作家(原创 )||程娟:有侠来仪

有侠来仪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散读有感
◎程娟(凤翔)
一位商洛商州的灵女子,一路吟诗一路歌唱,款款地,来到宝鸡凤翔县一所中学,以教学为生。课之余,她疯疯地赏景、探古、喝茶、说情、聊梦,痴痴地写出一行行诗句。这些诗句就成为了一本诗书《红尘遗梦》。商州东与丹凤棣花接壤,这红尘是丹凤是凤翔?好像都不是。丹凤、凤翔都“有凤来仪”,她的诗里很少言“凤”。
这位将自身以外的世界称作红尘的诗人叫张忑侠,她做的诗她自言是留给世界的“遗梦”。在《红尘遗梦》收集她的诗作198首诗中,对“闻雨”对“丹江”对“红尘”对“雍水”对“时间”对“大块”,对月对夜对亲朋,她一直在“问”,一直在“念”,一直在“别”,一直在“爱”。落户凤翔,她给古老的雍州陡添一束束灵动的流光,给凤翔的原著民带来了“侠”的气质,真可谓:有侠来仪!
这“侠”的气质,大抵传承于生于丹阳云天、荆楚山水的伟大的屈原。在诗作《端午祭》中,她赞屈原“是雷是电”,“发出震古烁今的天问”,“留给历史、岁月、后人,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与屈子同饮丹江水,她扑扇扑扇着一双爱恋的眼睛,不停地问自己:“来过一场,给世界留下什么?”。她的深情厚谊装满了一个个平凡的汉字。

这位来自北方的南方的女“侠”,她追着月亮问:“我怎么哭了?”;她问凤翔东湖:“是谁把青苔种在历史深处?”;她问妈妈:“天堂的路究竟有多远?”;她问外婆的老井:“一桶桶清甜的水打起,不知道倾倒哪里?”;她问小桥流水:“谁在拿竹竿套小鱼”“谁和谁在过家家?”;她问荷 ,“荷啊,你踏过多少泥泞,淌过多少浑水”;她问两只麻雀,”“你一言我一语,在说啥?”;她问红枫,“你盛装出场是否赴那场久违的约会?”;她问风中的落叶,“春去春回,花谢花开,到哪里去,便从哪里来”。民胞物与,她像一个婴儿,随母啼笑。
我是 我想
我是谁,这位女“侠”像哲学家一样反复在确认自己。“我是春天的何首乌”;“今夜我要去汨罗江清洗我的灵魂”;“我想人人都舍不得浪费一滴清水,就像心疼婴儿的眼泪”;她要一缕温暖的阳光,想“孵出黑娃家的白鹅。”回到自己小时候的庭院,她“不止一次地拔掉杂草”;她“初吻,掌心的第一片雪花。”;“每一次相遇,都是回家。”;“七月,许我一段最美阳光”,她要化作雾霭、萤火虫、一缕晨曦、一轮明月,“开出一朵朵粉红的莲!”“八月,续一场花事的约定”,留住大雁匆匆的脚步,安慰星星寂寥的梦境。岁月的河滚滚向前,她“带着飘香的思念而去”;有时候,她“就想变成一阵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她很想去看海,因为看海就是看见自己,“沧海粟一粒,岂能不珍惜!”对一棵扑倒的树,安慰道,只要给一滴水,“我就朝着太阳照耀的方向生长!”这反复的追问,筑起一个自由自在的精神世界,足够她与天地独往来。

一日、一月、一年,这位“侠”满心满意地牵挂,思念着一个“你”。
“那朵白云是你吗”;“你会不会再来”;“就想起你是不是”;“何日承许你信中的诺言?”;“站在你的诗行里”;“你是丹江里的一条小鱼”;“你那里下雪了吗?”;“我想住在你的眼里”;“我的时间就在你的时间里”;“你的眼睛”让她“醉了。”;“你把冬天叫醒了。”;“我的梦里你曾来过。”;“你是我心中的一首诗”;她愿把自己变成一只雁、一盏灯,“只为与你相逢。”那一场等待,“蓦然回首,只见命运的枝头,菩提花开。”而“花开六瓣”,你去了哪里?爱你思你,与你相会厮守,在她就是“满屋春天”了!
它们 他们在这位“侠”的心中眼中,青石阶、夜空、雨夜、古巷、阳光、落叶,赤壁草,乃至母亲、外婆、姐姐、孩子、桃花女子,苏武牧羊等等,都通灵似仙。“我的思念是秋天的纸鸢”;“我的心中有一片海”;“明月是盛开在水中的莲”;“东湖的水给西湖打上补丁”;“秋色从草尖上走来”;她夸“这个季节适合爱”。有时候,她也跟同事朋友们一起,高诵“柳林等你来”,“神木神木”,“麦草垛的故事”。但她更着迷这“红尘”中的家常之处,幽处、密处,自许它们、他们是真鸳鸯是美神仙。在《此刻》一诗中,她“自然睡醒、伸个懒腰、翻过去睡、翻过来睡”,拿一本书放松地读,“心里窃喜”,她道”“此刻,我就是我。”这种景象,不禁令人想起七仙女。象七仙女一般下凡,她爱这世界一花一草一水一山一鸟一鱼,爱你。她这样做,她自己也成仙了。
从美丽的丹江畔走来,款款地。在一首《情殇》的仿古诗中,这位女游子象屈原一样吟曰:“不知我的心曲兮,视之如同草芥;不懂我之憨痴兮,轻之犹若尘埃。”读她的《红尘遗梦》,走进她痴痴纯纯的梦里,我们的心更近了。
知你懂你,赏你学你。明日我们定相约,穿旗袍,画素颜,一起去赏葵花朵朵,在那个金色的海洋里,敞亮心扉面朝太阳!

程娟,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凤翔县作协副主席,环境工程高级工程师。作品被多家纸媒刊物及网络媒体等刊载发表。
2020-9-0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