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3.15】微拍堂赝品难绝:PS出来的名家字画

■新物种 艺术品电商交易快捷高效,但这一新物种的出现,似乎为赝品问题这一行业顽疾带来了新的平台和花样。
■新陷阱 从拍品描述的文字游戏,到艺术家与作品的PS合影;从发货时的货不对板,到平台方的故作视而不见,虚拟交易空间里的“新陷阱”更加让人防不胜防。


赝品,这一伴随艺术品交易一直存在的顽疾,也从线下走向线上,电商渠道的快捷高效,反而为赝品问题带来了更多障眼法。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尽管采取了多重保障机制,微拍堂等艺术品电商平台依旧赝品难绝。在业内人士看来,不少平台一味追求流量,审核和监管机制形同虚设。


平台爆雷

“赝品零容忍”是很多艺术品电商平台的态度。然而,现实情况则是“花样变换多,赝品依旧在”。以微拍堂为例,平台宣称做了很多机制上的保障,包括1000万元的消保基金、与权威鉴定机构深度合作等,结果却仍然令人遗憾。
在聚投诉网站中,微拍堂的投诉达到26条,大部分都是关于“售卖假货”。其中一则投诉显示,2018年7月,肖某在微拍堂以49万元购得越南黄花梨家具一套,收货后发现为假货。后来通过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出具了检测报告,证实为红酸枝木。肖某投诉称,多次与微拍堂沟通无果,微拍堂也一直未对涉案商户进行处理。
书画板块同样也是赝品泛滥的重灾区。从微拍堂的一些店铺中可以看到,从范曾、沈鹏、苏士澍、韩美林等艺术名家,到星云大师、释永信、莫言、赵本山、成龙等明星和社会知名人士的作品,都不乏仿冒的赝品身影。
从微拍堂一些店铺的拍品截图可以看出,所谓名家书画都是PS出来的
从微拍堂的《处罚公告》可以看出,对售假行为的惩罚机制并不严格。以2019年1月为例,某商铺严重违反平台规定,所售拍品存在材质不符、以次充好、假冒品牌、赝品的情况,最终只作出封店7天的处罚。不少读者留言表示,“恶意知假售假应该直接封店,对这种商家处罚太轻”。
其实,赝品猖獗的问题曾经有媒体多次进行披露。针对这一问题,微拍堂也做过整顿。然而,好景不长,因平台惩罚力度不够,使得一些商铺在利益驱使下继续铤而走险。与此同时,饱受诟病的艺术家与作品的PS合影照片,继续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拍品介绍中。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络微拍堂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某店铺堂而皇之地将PS合影作为噱头来吸引买家。
客观而言,赝品问题不是微拍堂一家的困扰。比如京东珍品拍卖中,依然不乏赝品的身影。近期拍卖的一幅唐寅的山水画,还有吴湖帆的鉴藏题跋,价格不过数千元。吴冠中最具代表性的《双燕》于2018年保利秋拍中以5405万元成交。京东拍卖中的这幅《水乡》,不管是尺幅、构图与《双燕》并无二致,而价格却只有数千元。
京东珍品拍卖采取的是机构入驻的形式,规定相关责任由送拍机构承担。这是否意味着平台就可以置身事外呢?《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模式掣肘

从行业角度而言,《电子商务法》的出台将电商纳入法律监管体系,对行业的良性发展是一种利好;另一方面也是对这一新兴业态予以法律定位和认可。
艺术品电商的发展之路并不顺畅,从1999年在内地市场萌芽,直到2013年前后,比较成熟的艺术品电商模式终于逐渐浮出水面,比如微拍堂的平台模式。
微拍堂创始人林志明开发网页游戏起家,他表示,微拍堂就是“外行革命内行”,门槛低、操作快的模式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商家入驻。从微拍堂的数据来看,2016年平台交易额为43亿元,2018年交易额突破240亿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109%。那么,微拍堂快速崛起的原因是什么?
据北京商报记者查询,2016年7月1日,微拍堂拿到德同资本2000万元的Pre-A轮融资,2016年10月28日,拿到腾讯产业共赢基金2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7年8月1日,拿到马笛儿投资的B轮融资,但融资金额双方均未披露。
微拍堂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过山车式”增长,最大的原因就是资本推动。客观来说,业绩增长与盈利能力并不能直接画等号,从微拍堂的成本核算角度看,年成本支出大概在数千万元左右,盈利渠道主要是商户消保金的沉淀以及商户缴纳交易额2%的佣金,而这也是从2018年底才开始收取。从盈利角度来看,维护商户关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低门槛的平台模式,使微拍堂迅速完成了初期资源积累和扩张,但也引发了商家的野蛮生长以及售卖假货、以次充好等乱象,对于违规乱象经常是按下葫芦又起瓢,平台方面所设置的保障机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某艺术品电商平台运营负责人表示,“艺术品电商纯平台化、工具化,做流量分发这是一种很贼的方式,但从根本上讲并不能持久”。

流量隐忧

客观而言,平台模式决定了准入机制的开放性,很大程度上都要依靠平台的审核、监管机制。一旦机制出现缺项,就会出现违规乱象,最终影响到规范经营的商户,甚至平台的口碑和信誉度。
按照微拍堂的统计,平台累计用户3000万,入驻商家20万,单月订单数500万笔,门类可谓齐全,从玉翠珠宝、工艺作品、文玩杂项、紫砂陶瓷、书画篆刻,到茶酒滋补、奢侈品、花鸟文娱。如此庞杂的门类和订单,同样需要更多的专业审核和逻辑算法。
在微拍堂开店数年的商户张先生表示,“微拍堂个别店铺知假售假,导致部分藏家对平台失去信心。老藏家有鉴别能力,新客户就比较麻烦,以为几百块钱就能拍到价值几万的东西,一方面被骗,另一方面对正规经营的市场也是一种扰乱。平台监管力度不够,这是目前微拍堂最大的硬伤”。
对于类似问题,阿里拍卖历经多次战略调整,对于投诉率高、品质瑕疵的机构商户进行关停,或者降低流量权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对拍品和商户的品控风险予以规避,而这也是京东商城在“京东拍卖”之外另设“京东艺术”的原因。
平台的流量与品质并不是对立的存在,不能为盲目追求流量而舍弃品质。有业内人士表示,“很多互联网公司往往陷入对流量数据的迷恋,蔚为可观的数据图会做大估值,让投资者强化市场信心,继续烧钱去抢占市场份额,或者争取更多的潜在投资者入圈。然而,缺乏品质支撑的流量,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无源之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