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基金背后的逻辑

爆款基金一方面是投资者对基金管理团队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基金本身限制规模的结果
10月中旬,兴全基金发行一只股票基金,募集60亿,最终获认购500亿,配售比例仅为12%。今年另一只能与其媲美的基金是3月份睿远基金的首只产品,募集60亿,认购710亿,最终配售比例7.03%。基金的中签率堪比打新,基金的火爆认购也显示了投资者对基金管理人的高度认可。基金的业绩整体向好也助推了基金发行的热度。年初至今市场活跃,沪深300指数已经上涨了30%, 5000只股票及混合基金中有20只涨幅超过1倍,有370只涨幅超过50%。在这样一个大环境的渲染下,投资者的投资意愿也被调动了起来。
回顾2000年以来基金的发行历史,首募规模最大的是2006年成立的嘉实策略增长,发行规模超过400亿,此外募集规模超过200亿的还有2018年的兴全合宜(327亿)、2015年成立的易方达新丝路(286亿)和汇添富医疗服务(261亿)。须知在现有的137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中,尚有76家基金的非货币规模不超过200亿。如果剔除债券类基金,不够200亿股票规模的基金公司数量还要大得多。可见,一只基金能抵一家公司十年努力。
投资能力稀缺
投资能力是指跑赢比较基准的能力,投资人愿意为这种能力去付费,这是主动管理基金的价值所在。然而作为市场整体来说,永远只有少数人可以跑赢市场基准。在这个悖论下,大家都去追求只有少数人才能获得的东西,必然产生矛盾。就好比无论如何优化12306抢票软件,总会有人买不到票,因为春运的瞬时运输压力早已超过铁路负荷,根本没有解。
个别基金发行超募,说明市场愈发意识到投资能力的稀缺,资金正在加速向优质资源集中。现在市场上投资股票的公募基金数量接近5000只,早已超过股票。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这意味着从海量基金中寻找优质基金更加困难。对于众多的机构销售来讲,也面临着如何给投资者推荐优质基金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优秀基金管理公司加优秀管理团队的强强联合就更容易抓住人的眼球。反观这些超募的基金,无一不是机构精挑细选、基金公司本身精心准备的产品。
随着机构投资者之间竞争的加剧,现在超额收益越来越不容易获得,阿尔法正在变得更加稀缺。如果说以前投资某一个特征的股票,比如高派息股票、高毛利股票还可以获得可观的持续收益,随着市场的日渐成熟以及量化投资等工具化方法的应用,这类机会已经被捕捉殆尽。这就要求投资团队提高自己的投资能力,在更细分的领域里做的更好,才有机会表现得更好。否则不仅仅面临着更优秀投资团队的竞争,投资者也可能转而投向管理费更加低廉的被动指数基金。
就国内整个理财市场来说,投资者正在变得更加成熟。经过几轮市场周期的验证,现在投资者的盲目性降低了很多,投资之前必须要审核管理人的历史业绩。这种方式不一定能够筛选出投资业绩优异的基金,却能够剔除那些能力特别不稳定的基金。
爆款基金并无收益保证
历史业绩不代表未来收益,这是每个基金持有人都熟知的一句话,然而并没有将其应用于选择基金上。就上文提及的首次募集规模超过200亿的基金来说,嘉实策略目前规模仅剩下32亿,汇添富医疗仅剩下82亿。规模缩水的主要原因是业绩不佳,嘉实策略2006年成立至今,仅相对于大盘沪深300指数多赚了13%。
爆款基金一方面是投资者对基金管理团队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基金本身限制规模的结果。就拿兴全基金的这只基金来说,2018年发行的兴全合宜的全明星阵容要远远强于此次发行的基金,最终募集了327亿,也不及该次认购的500亿。可以说,认购规模限制下大家对于实际认购金额有了预估,并不代表不限售情况下会有500亿的资金认购出现。
公募基金并没有走出赚吆喝不赚钱的怪圈。牛市中基金好发赚钱难,熊市其实是抄底的良机,却面临着基金难以募集资金的窘境。回顾公募基金的发展历史,发行份额超过百亿份的“巨无霸”基金共有98只,其中主动权益类基金共46只(包括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灵活配置型以及QDII权益类基金)。然而这些基金的表现都是差强人意,这些主动权益类“巨无霸”最早诞生于2004年,在2007年和2015年两场大牛市中集中爆发。投资人接下来就要面临着漫漫熊市无计可施。
除了发行时机的矛盾之外,爆款基金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基金规模越大操作难度越高。如果说一些规模小的基金还可以通过新股申购、配置一些小而精的股票显著增厚收益的话,对于超过100亿的大基金来说,这些手段都没有什么效果。另外市场风格变化很快,大部分基金经理是有着均值回归趋势的,能克服这种趋势的永远是少数。
慎待热点 避险为主
尽管少数投资经理用业绩证明了持续超额收益是存在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项能力为许多人共有,相反这恰恰证明了这项能力的极度稀缺。投资中有种说法叫逆向思维,就适用于这类场景。并不存在大多数人都能超越市场的场景,如果想持续地超越市场,只能当少数派。市场瞬息万变,无论是风格还是各种事件,都越来越难以被稳定预测到,这也意味着持续跑赢市场越来越难。
现代资产组合理论给我们贡献了两个要点,其中之一是分散化,分散化可以在不降低收益的情况下降低组合波动;另一个就是风险比收益更容易度量和估计。反映在基金选择上就是相对于找到未来的绩优基金,根据基金的历史状况,更容易筛查出未来的高风险基金。一味追逐收益实际上有点缘木求鱼了。事实上,复利利率以及股票市场都可以证明,只要一直身处市场,避免那些大的风险,最终拥有丰厚的回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财经杂志(ID:dfcj-bj)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